Menu Close

特朗普和民主党都开始欺负大药企 — 不去中国印度维护知识产权,只在家里横!谁以后还再研发?

自从特朗普上台以来,我们在新闻中能够看到的就是美国的党派斗争。那么共和、民主两党在美国内部事务上是否有取得共识的地方呢?

还真有,他们都开始瞄准上大药企了。

500

特朗普上台伊始,就宣布对“滥用止痛片”的阿片类药物发动战争。他强调药企简直就是负罪潜逃的谋杀犯。他的政治承诺之一就是降低药价。

就在10月15日,特朗普已经提出将制定规则,要求药企必须在电视广告中公开价格。

500

民主党也不喜欢这些药企。医保从奥巴马时代起就是民主党的重要议题,只有成本降下来,医保才能妥善运作。所以药企随随便便涨价在民主党眼中也是不可接受的事情。民主党人已经宣布,药企延缓研发销售低价格药物的价格策略将会被宣布为非法行为。

民主党如果重新夺回众议院,则众议院健康预算委员会主席就会是来自得克萨斯州的Lloyd Doggett,他是一个著名的反高价药批判者。

500

民主党议员Lloyd Doggett

显然,两党都对高价药不满。

麦克马努斯(John E. McManus)是一名医药企业的游说集团代表,他接受采访说道:

“中期选举快来了,不祥的气息也正在降临到医药企业上头。正在崛起的民主党蓝潮(青壮派)对于修改药企利润非常关心,而特朗普总统的民粹支持者们对于从药厂手中夺财也很关注。所以不管谁赢了,2019年对于药企来说都是一场完美风暴。”

 

500

虽然众议院走向不明显,但是参议院几乎可以肯定将会控制在共和党手中。药企认为这是他们的救命稻草,可是情况也在发生改变。

药企在参议院中的好朋友,来自犹他州的共和党国会参议员Orrin G. Hatch在把持参议院财政委员会多年之后,打算退休了。他不会参加11月的中期选举。关心美国政治的朋友不一定知道这个名字,但是看照片应该还是熟悉的。

外界预测,Hatch的地位可能会被来自爱荷华的共和党参议员Charles E. Grassley接替。这个老家伙在美国的药企的观察中也是一个“民粹派”。

2015年的时候,他就和民主党联合起来,展开了一场长达18个月,针对药企拉抬价格的调查。Grassley还支持美国从加拿大进口廉价的处方药。他还要求药企要公开他们支付给医生参加研讨会、顾问、演说、旅行和娱乐的销售开支。

500

左:Grassley,右:Hatch

药价真的是共和、民主两党的一个妥协区。Richard J. Durbin是参议院民主党二号大佬,仅次于舒默。特朗普决定对药企开刀的时候,Durbin还公开表扬过特朗普。

Jan Schakowsky是民主党自由派(极端派)众议员,她表示当得知特朗普要对药企电视广告开刀的时候,也很惊喜。因为她在7月份的时候曾经提案要求药企在电视广告中公开药价。

Elijah E. Cummings,如果民主党夺下众议院,他将会出任众议院政府改革暨监督委员会主席。过去4年他的主要行动就是调查药企。他为特朗普政府打击药企提供了大量的资料。

500

Richard J. Durbin

共和党、民主党已经手联手了。而药企方面也已经武装了大量的游说集团。大战一触即发。

总部位于华盛顿特区的Covington & Burling律师事务所为美国国内各大药企服务了长达75年,他们已经开始为各个药企老总们排演可能面临的国会听证会了。他们将会把重点放在药企对于开发创新性药物的价值上。

他们决定继续坚持一贯的态度:他们研发费用过高,所以药价必须要定得高一些。低价药将会破坏研发,最终伤害病人。

500

另外,医药界已经为本次中期选举提供了1200万美元的献金,60%都进了共和党的口袋。而在2017-2018选举年中,医药界已经花了2.67亿美元。

所以看看这一把恶仗会打成什么样吧。

Posted in 健康生活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