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中国贪官徐炳松获释高调办寿宴 多名获释书记市长司令也来贺寿尽显革命情怀

中国网络流传广西贪官徐炳松刑满释放后高调举办81岁大寿的影片,在座并有多名刑满获释的贪官一同庆祝,网民批评没有羞耻感。有异议人士解读,中国所谓的贪官,重点不在贪多少,而在站错队,同一挂的彼此还有所谓革命情感。台湾学者感叹,在共产党统治下,伦理道德尽失,只剩唯物论,凸显中国文化危机。

“想开一点,对不对?睡完觉以后,记得起床,不记得起床很麻烦,希望在座各位挚爱亲朋好友跟我一样,愉快到老年…”

中国网络流传广西贪官徐炳松(左)刑满释放后高调举办81岁大寿的影片,同样是刑满释放的钦州市委书记俞芳林(右)等人也到场贺寿。
中国网络流传广西贪官徐炳松(左)刑满释放后高调举办81岁大寿的影片,同样是刑满释放的钦州市委书记俞芳林(右)等人也到场贺寿。

中国网民在社交媒体流传一系列寿宴聚餐的视频,显示原玉林市委书记、原 广西壮族自治区副主席徐炳松刑满释放后,过81岁大寿,同样是刑满释放的钦州市委书记俞芳林等人也到场贺寿。徐炳松逐一介绍的不少是刑满释放的贪官,一个个喜形于色。

视频中可见男女主人致词,席开约十来桌,气氛热络。徐炳松说,今天除了亲朋好友,就是一些以前共事、非常亲密的同志。“只通知仅有的几个人,我给大家介绍一下,一个是我过去在玉林工作,我的搭挡,后来是钦州市委书记俞芳林。”



徐炳松提到,本来xxx司令要来的,接着他唱名多位前官员,如某市委书记、自治区某主任。

徐炳松有感而发地说:“哎呀,我是时刻铭记在心,这情义啊,无法用金钱衡量、无法用金钱衡量…”

餐会女主持人致词说:“感谢祖国、强大的祖国,给我八十年安定的生活,要谢谢过去的亲人、哥哥养大我,哥十七岁养我长大,我四岁没有妈、八岁没有爸,他们说我是孤儿…。”

中国贪官获释高调办寿宴 多名获释贪官也来贺寿

中国网络流传广西贪官徐炳松刑满释放后高调举办81岁大寿的影片,在座并有多名刑满获释的贪官,一同欢乐庆祝。(“幸福个鸟”推特)

根据中国刑事辩护大律师网“原广西壮族自治区副主席徐炳松受贿案”,及中新社新闻,徐炳松1943年12月29日出生于广东省台山市,毕业于清华大学,1993年当选为广西壮族自治区副主席,历任广西贵县书记、玉林市委书记等。在担任广西壮族自治区副主席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利益,先后7次收受他人财物共计55万元人民币。1998年5月23日被北京市公安局拘留,同年6月执行逮捕,羁押在秦城监狱。1999年12月30日,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审理查明,徐炳松收受他人贿赂,二审裁定以受贿罪判处徐炳松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财产10万元人民币。

徐炳松寿宴座上宾俞芳林,根据百度百科介绍,是原广西钦州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在2000年11月3日涉巨额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公开进行一审宣判。俞芳林被钦州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受贿所得二百零三万余元予以没收,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追缴财产差额部分一百八十八万余元。两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对此,滞台中国异议人士龚与剑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在中国即使被判“无期徒刑”,只要坐牢满二年表现良好,一般可获减刑为有期徒刑二十年。所以关二十二年就能获释。

龚与剑说,以徐炳松获释高调办寿宴一事,突显出中国法律存在贪官和一般民众,涉贪和涉政治案遭劳改劳教,属“二种人”,出狱后获得不平等的待遇。

龚与剑说:“那些高官可能享受到充分人权,他们已经服完刑,确实有为自己办寿的自由。同时我们也要看一下,在中国现实政治下,中国很多异议人士、维权人士、民主人士,以煽动颠覆政府、寻衅滋事罪等,放出来以后下场则很悲惨,和中共官员放出来的遭遇一对照,便感到很悲哀。”

龚与剑举例,像高智晟,具体被抓情况?被关在哪?被判刑情况?中国至今仍以国安机密为由拒绝公布。湖南异议人士欧彪峰关在哪个看守所?刑期多长?外界也一无所知。由此可见,法律在中国,可说中共高官的乐园、维权人士的地狱。

龚与剑说,从徐柄松寿宴看起来有点“部队生死与共”的感觉,被共产党定为贪官,八十多岁放出来就像平民,政治权利被剥夺终身,不可能东山再起,聚在一起吃个饭还是有点义气的成分。中共中央省市各级官员斗争得厉害,不贪不腐还没办法往上升迁,所谓“打贪官”往往是被中共视作标靶打的一群人。

龚与剑说:“很多时候并不是贪多少的问题,而是‘站错队’就变成贪官,支持这个人出问题他们才会有问题,站出来被批斗、被判刑后,在政治上就没有什么了、就失势了,就造成他们所谓‘贪腐集团’的所谓革命的友谊。”

台湾教授协会副会长陈俐甫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说,在中国关满二十年的贪官,会自认法律上已付出代价。“当初你可能庇荫到的人、出事时你没有把大家咬出来,大家就觉得欠你,出狱后当然就帮你庆生、感谢你,当然就不会感到羞耻,也就是他出事搞不好他不是最大的罪魁祸首,只是一个代罪羔羊、替大家扛的人。他干嘛要有羞耻感?”

陈俐甫说,那些贪官只要财产隐藏得好、家里还有钱、人际关系和影响力还在,会自认当然有权利庆生,并不会因为涉贪被关,出狱后还感到无法在社会上行走,这其实对中国文化是很大的危险。“就是这个国家已经不是以‘正义’为标准, “不正义不会造成人的羞耻,没有钱才会活不下去”。

陈俐甫表示,过去儒家思想强调爱、亲疏远近、道德,连家族亲人也都要有道德,属于泛道德观,曾国藩也认为人伦道德是维系社会的基础。现在中国贪官获释后,不用搬到其他县市从头到来,也没有改名不让人知道,而是大张旗鼓办寿宴,这样的社会已被共产党改造为完全唯物质主义、只有利益没有道德的狼性社会,人伦关系崩溃。

龚与剑说:“那些高官可能享受到充分人权,他们已经服完刑,确实有为自己办寿的自由。同时我们也要看一下,在中国现实政治下,中国很多异议人士、维权人士、民主人士,以煽动颠覆政府、寻衅滋事罪等,放出来以后下场则很悲惨,和中共官员放出来的遭遇一对照,便感到很悲哀。”

龚与剑举例,像高智晟,具体被抓情况?被关在哪?被判刑情况?中国至今仍以国安机密为由拒绝公布。湖南异议人士欧彪峰关在哪个看守所?刑期多长?外界也一无所知。由此可见,法律在中国,可说中共高官的乐园、维权人士的地狱。

龚与剑说,从徐柄松寿宴看起来有点“部队生死与共”的感觉,被共产党定为贪官,八十多岁放出来就像平民,政治权利被剥夺终身,不可能东山再起,聚在一起吃个饭还是有点义气的成分。中共中央省市各级官员斗争得厉害,不贪不腐还没办法往上升迁,所谓“打贪官”往往是被中共视作标靶打的一群人。

龚与剑说:“很多时候并不是贪多少的问题,而是‘站错队’就变成贪官,支持这个人出问题他们才会有问题,站出来被批斗、被判刑后,在政治上就没有什么了、就失势了,就造成他们所谓‘贪腐集团’的所谓革命的友谊。”

台湾教授协会副会长陈俐甫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说,在中国关满二十年的贪官,会自认法律上已付出代价。“当初你可能庇荫到的人、出事时你没有把大家咬出来,大家就觉得欠你,出狱后当然就帮你庆生、感谢你,当然就不会感到羞耻,也就是他出事搞不好他不是最大的罪魁祸首,只是一个代罪羔羊、替大家扛的人。他干嘛要有羞耻感?”

陈俐甫说,那些贪官只要财产隐藏得好、家里还有钱、人际关系和影响力还在,会自认当然有权利庆生,并不会因为涉贪被关,出狱后还感到无法在社会上行走,这其实对中国文化是很大的危险。“就是这个国家已经不是以‘正义’为标准, “不正义不会造成人的羞耻,没有钱才会活不下去”。

陈俐甫表示,过去儒家思想强调爱、亲疏远近、道德,连家族亲人也都要有道德,属于泛道德观,曾国藩也认为人伦道德是维系社会的基础。现在中国贪官获释后,不用搬到其他县市从头到来,也没有改名不让人知道,而是大张旗鼓办寿宴,这样的社会已被共产党改造为完全唯物质主义、只有利益没有道德的狼性社会,人伦关系崩溃。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