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steve Wong

已创建论坛回复

正在查看 14 个帖子:1-14 (共 14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steve Wong
    参与者

        新仇旧恨射向川普

        回复至: 老巫婆的样子 #529
        steve Wong
        参与者

            波罗西在众议院提出弹劾川普总统案。这篇报道后面的留言把我想说的话都说了。可悲可恶可怜可耻!这是美国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刻,这些作恶者将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This is political theatre, nothing more

            回复至: 老巫婆的样子 #521
            steve Wong
            参与者

                这就是孔老夫子说的,老而不死为之贼这也!

                回复至: 老巫婆的样子 #520
                steve Wong
                参与者

                    看这张照片,能恶心三天!

                    回复至: 快讯!亚利桑那州挑战未通过 #298
                    steve Wong
                    参与者

                        这些议员的后代将和中国人民一样生活在一党独裁的恐怖之中。

                        回复至: 快讯!亚利桑那州挑战未通过 #297
                        steve Wong
                        参与者

                            亚利桑那州的挑战,在众议院以303票对121票被否决。亚利桑那是第一个被挑战的州,这样的开头已经注定了今晚的认证不会有悬念。这不是对选举的认证,这是对舞弊合法化的认证,一天注定将成为美国最耻辱的日子而被载入历史。

                            回复至: 快讯!亚利桑那州挑战未通过 #295
                            steve Wong
                            参与者

                                如果川普认输,那其实是世界末日的号角。

                                回复至: 习总加速师去哪儿了? #267
                                steve Wong
                                参与者

                                    回复至: 习近平脑瘤手术已经结束,恢复知觉 #257
                                    steve Wong
                                    参与者

                                        这个消息来自youtube的张林视野

                                        steve Wong
                                        参与者

                                            忽略了最主要的,中共行贿技术炉火纯青

                                            回复至: 中共的朝鲜战争 欺骗了历史 #153
                                            steve Wong
                                            参与者

                                                在二次大战刚刚结束五年,人们享受和平还很短暂的时候,1950年6月25日,北朝鲜突然打破国际公认的划分南北朝鲜的三八线,进攻南朝鲜,并且长驱直下,几乎灭了南朝鲜。在这样的情况下,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派出联合国军援救南朝鲜,其中包括作为主力的美国军队。

                                                美国人至今自豪的,他们的儿女去保卫的那个“从未见过的国家”,就是南朝鲜。而南朝鲜人,就是美国军人保卫的那些“素不相识的人民”。

                                                1950年9月15日,美军仁川登陆,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经过三年残酷的战争,1953年7月27日,板门店停战签字,维持三八线。只有三八线依旧。

                                                我们一向被告知,中国人民必须打这场战争,不打就会亡国。我们一向被告知,连美国高级将领也承认,他们在朝鲜“打了一场错误的战争”。现在我们才知道,当时的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五星上将奥玛尔.布莱德利确实说过类似的话,但是,他的原话是,假如因为朝鲜战争,“我们就打入中国的话,那么,我们将是在一个错误的时间,在一个错误的地点,与错误的敌人,进行一场错误的战争。”这段话和我们原来理解的意思,实在差得太远了。

                                                我们读完这段历史的史实,就再也没有兴趣探究在三年的朝鲜战争之后,到底是谁把谁逼到谈判桌前,争了这最后的一口气。因为,基本事实在是太简单了:战争之前,是和平,是国际公认的,南朝鲜和北朝鲜也承认的,划分它们边界的三八线;战争之后,恢复了和平,维持了同一条三八线。三年的时间,唯一被改变的,是上百万生命的丧失,几百万人致残,无数和平的家庭被毁坏。

                                                我们从华盛顿回来,从一大堆照片中,抽出一张装进了镜框,放在桌子上。照片的上端窄窄的一条,是那座黑色的纪念碑,隐隐可以看到那句有关自由与代价的碑文,照片的大部份是纪念碑下的水池,水池里,一只飞来的野鸭正把嘴翅膀,静静地享受着和平温暖的春日阳光。

                                                朝鲜战争的结果是:

                                                留下了一个无耻的、独裁的、虚伪的、专制的、封闭的邻居!!!

                                                树立了一个强大的、民主的、自由的、开放的、包容的对手!!!

                                                回复至: 吴法宪临终前大骂毛泽东 #151
                                                steve Wong
                                                参与者

                                                    吴法宪作证周恩来逼死林彪

                                                    对于林彪的遭遇,作为一名忠心的老部下,吴法宪寄予了无限的同情,他不相信林彪反毛,不相信林彪搞政变。他在书中回忆,一九七一年九月十三日凌晨两点,他在北京西郊机场报告周恩来,林彪、叶群所乘三叉戟飞机已经飞出中蒙国界,周恩来遂下令:“绝不准有任何飞机到北京来,如果有飞机到北京来,你我都要掉脑袋!”吴法宪乃下令北空司令李际泰:不准任何飞机飞向北京,如果有飞机飞来,就拦截,并把它打掉!

                                                    这些年来,许多资料显示,林彪座机在外蒙境内没有直飞苏联,而是在苏蒙边境处调头飞返中国方向,这一举动是由于林彪不想叛国,他强令飞机返回北京,但飞机着陆前就在空中爆炸起火。既然吴法宪知道“不准任何飞机飞向北京”的“中央命令”,那么林彪坠机的真相不是呼之欲出了吗?

                                                    空军司令吴法宪知道内幕太多,所以有必要让他长期与外界隔绝,直到九一三事件后廿九年、他刑满十三年之后,吴法宪离开居住地济南到北京探亲还需要有关部门批准,可见中共当局多么不希望这位九一三事件目击者向外界吐露事件的真相,尽管事隔廿九年该案已不具政治敏感,只能作为历史学家的论题了。

                                                    吴法宪在七十多万字回忆录中没有说穿这一点,但他对别人的冤案是看得很清楚的。对毛泽东的“四大秘书”首席——陈伯达被打倒一案,他写道:“毛主席自己也忘了,他两次出访苏联都是陈伯达陪同的,在毛刘的斗争中,毛主席也是几次借助于陈伯达,四清中的《廿三条》、文革的《五?一六通知》等,都是毛主席委托陈伯达搞的。毛主席还亲自点名陈伯达任中央文革组长,而正是这个中央文革后来在党内代替了中央常委办公会。

                                                     

                                                    是毛主席把权力交给了陈伯达,陈伯达也是为毛主席立了大功的。但一有了不同意见,一有了错误,就说人家‘三十年没有很好地合作’。既然是这样,那为什么要把陈伯达一直留在身边,而且一直提到中央常委成为党内第四号人物呢?这是怎么共事的呢?一有了意见,就算总账,算老账,一得罪就得罪到底把人打入十八层地狱。对彭德怀、刘少奇都是如此。真是伴君如伴虎,让人心寒哪!”

                                                    吴法宪的长子吴新潮在本书末之〈附录〉中也发了一通牢骚。他说,对于他这南征北战、浴血疆场十九年的父亲,“有些人出于某种政治目的,卅多年来一直在进行蓄意抹杀、歪曲和颠倒黑白,企图让人民群众对父亲另眼看待”,其矛头直指中共党史编纂部门的负责人。

                                                    吴对自己的仇人恶有恶报感到快感

                                                    吴法宪临终前唯一感到快慰的是“剃人头者人亦剃其头”——奉命批斗、审查他的上级、同事、下属,几乎都没有好下场。九一三时到空军司令部监控吴法宪后来又成了吴案负责人的李德生,一九七五年元月突然被免除中共中央副主席与政治局常委的职务,在政坛上再也没有作为。吴法宪被拘押在北京卫戍区时,五次提审他的公安部副部长李震本是他一手提拔的,居然摆出了“中央首长”的臭架子,动辄训斥他“态度不好”,然而就是这个李震,一九七三年横死于公安部的地下室,此案至今未水落石出,但原因已经显露:他知道的机密太多。

                                                     

                                                    空司的王辉球、曹里怀和梁璞,九一三后都主持过空军的清洗工作,且下令关押吴法宪夫妻儿女,但不久就被审查,空军参谋长梁璞还被送去农场劳改。由此,吴法宪悟出:“毛泽东的策略是分而治之,一批一批地打倒。看见那些审讯我的人很神气。我就在心里想:不要自我感觉太好,只是还没有轮到你们的缘故……事情不要做得太绝太过!”

                                                    吴法宪的回忆录揭示了,共产党员热衷于出卖灵魂、卖友求荣,那是一窝乘人之危、落井下石的家伙,奸同鬼蜮,行若狐鼠。譬如,那个貌似忠厚的少林寺和尚许世友,居然将三十年代上海报纸刊登的“伍豪启事”密呈江青,为中共高层权力斗争煽风点火。还是那个许世友,向林彪检举空军政委余立金在皖南事变时曾被俘叛变。报告上呈毛泽东过目后,余立金被打倒了。

                                                    还有,黄永胜的秘书李必达,听到黄吴李邱议论江青张春桥,便写小报告检举黄吴等人是“反江青同志的小集团”,然后透过他的老上司、副总参谋长温玉成呈交江青上奏毛泽东。老毛更奸,将此密告信交给林彪又转黄永胜,于是,李必达、温玉成都遭了殃。

                                                    戚本禹想染指李讷余立金秘书同杨成武女儿春风一度

                                                    一九六七年二月二十二日,青海省军区副司令员赵永夫下令镇压占领《青海日报》的造反派,打死打伤三百多人,逮捕近万人。事发后,赵永夫打电话向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叶剑英报捷,叶剑英答复说:“你们打得对!打得好!”二十二年后,邓小平下令用坦克辗压青年学生,都是视民命若草芥的表现。

                                                    吴法宪回忆录解开了某些历史谜团。例如中央文革的三根笔杆子王力、关锋、戚本禹,由于锋芒太露、功高震主,在决策层滥竽年余就去了秦城监狱。毛泽东原来指示先拿掉王力和关锋,争取比较年轻的戚本禹转过来,无奈戚本禹恃宠生骄,乐极生悲。事缘江青器重戚本禹,常把戚带在自己身边,一起进进出出,还要戚本禹学会游泳、骑马、打枪等等。戚本禹也把江青当成自己的母亲,如此忘乎所以,居然送了一套《红楼梦》给江青的女儿李讷,以至于江青怀疑有妇之夫戚本禹对李讷存有非份之想。于是,江青告了御状,说戚本禹此人改造不了,结果戚也去了秦城监狱。

                                                    另一条花边新闻是:叶群为了拉拢总参谋长杨成武,特地安插杨成武长女杨毅到《空军报》社工作。空军政委余立金为了巴结杨总长,便叫自己的英俊秘书单世充多多关照杨毅。此时杨毅因参加“写作班子”住入京西宾馆,单世充几乎天天往京西跑,还常给杨毅送吃的,接着便向发妻纵素梅提出离婚。纵氏从单世充日记本里发现单与杨毅的合影与诗句,有“春风已度玉门关”一句,于是纵氏到空军司令部告状。空军党委办公室主任把单世充软禁起来,杨毅则下调四川一个航校当了干事,她到四川不久就含羞自杀,正好杨成武被打倒,发配河南龙门县。

                                                    吴法宪承认中共志愿军击落美机数字有假

                                                    吴法宪回忆录同汪东兴李鹏等人回忆录不同的是,他透露了一些中共军事机密。诸如:

                                                    (一)抗美援朝战争期间,中共志愿军上报击落美机的数字有假。(注1)

                                                    (二)自中共空军建军以来,空中、地面事故涨色,每年都要摔掉二、三十架飞机。

                                                    (三)五十年代厦门有个高射炮兵师的师长叛逃去了台湾,并在那儿升了官。中共公安部长罗瑞卿利用一名被捕的台湾特务,向台方发了一个假情报,称那个师长是假投降,结果对岸就把那个师长枪毙了。

                                                    (四)有关一九六七年十月北京出现的“中国共产党中央非常委员会”传单案,吴法宪与公安部长谢富治、总理周恩来组成了项目组。案件由天津市公安局破获,但陈伯达不相信一个煤球厂工人能写出这样的文章,认为只有高级领导人的秘书,如邓小平的秘书才写得出来。事隔近四十年,从台湾国防部情报局心理作战处退役的粟明德先生才公开了他起草这张传单的详细情况。粟明德的父母都在镇反时被中共杀害,一九五七年他在北大农学院肄业时,因反右运动深入而偷渡经港赴台。粟明德起草的这张传单由短波电台传到大陆,一位与中共也有杀父之仇的工人抄录油印了八十份,这是全案的来龙去脉。把一个北大学生当作邓小平的秘书,这是书呆子陈伯达的误判。从吴法宪回忆录可以断定,吴法宪讲了许多真话,所以这部书不能在他为之奋斗了四十一年的中共国出版,而只能在资产阶级自由化泛滥的香港印行,就连“左王”邓力群的回忆录也要在香港出版,这对中共当权派不是极大的讽刺吗?

                                                    注释1.据中共官方宣称,击落美机5729架;然而美国方面宣布,美军空、海军以及海军陆战队损失飞机仅两千架;一九九二年俄国总统叶利钦致函美国参议院,承认有1309架美机在北韩上空被击落。
                                                    责任编辑: 白梅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steve Wong
                                                    参与者

                                                        根据拟议的规则,“海员”的称法将从“seamen”改为“seafarer”,众议院规则第10条中“主席”的称法,将从“Chairman”改为“Chair”。

                                                        佩洛西和麦戈文表示,整体方案将“包括全面的道德改革,增加对美国人民的责任感,并使本届众议院,成为历史上最具包容性的众议院”。

                                                        规则方案尚包括,若前国会议员因选举或众议院服务遭到定罪,将取消其发言权。

                                                        它还将规定“众议院议员、官员或雇员若透露举报人的身份,将违反《官方行为守则》”。

                                                        它还建立了一个新的经济差距和公平增长特别委员会(Select Committee on Economic Disparity and Fairness in Growth),以“调查、研究、做出相关结论,并制定关于政策、战略和创新的建议”,以(增强)美国经济增长的能力,同时确保在21世纪的经济中,没有人被遗漏或落后。”

                                                        规则方案,将在新一届国会召开会议后提出,并进行表决。

                                                        steve Wong
                                                        参与者

                                                            Axios周四报道,麦康奈尔称,他将在1月6日的国会联席会议上证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在2020年大选中获胜,而这会是他“有史以来投下的最重要的结果”。

                                                            报导说,还有另外两个消息来源也证实了麦康奈尔的这些私密言论。

                                                            霍利参议员听到这一消息后,对麦康纳尔进行了回击

                                                            下面是霍利参议员周四下午给参议院共和党的完整邮件:

                                                            “我无法参加今天上午的电话会议,但我知道领导给了我机会,让我分享对即将到来的联席会议的关注。

                                                            “如果你一直在与国内的人们交谈,我相信你知道许多人有多么深的愤怒和幻灭—–国会几乎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是多么令人沮丧。我要感谢罗恩-约翰逊关于就选举违规行为举行听证会。

                                                            “我坚信,国会应该进行全面的调查,也应该制定一系列的选举诚信立法。我打算在1月6日的认证过程中提出反对意见,以迫使这些问题凸显出来,并指出宾夕法尼亚州等州没有遵守自己的选举法,以及大的科技公司前所未有的努力干预这次选举。

                                                          正在查看 14 个帖子:1-14 (共 14 个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