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本站首页 | 本站更多新闻 | 本站中心论坛 中共党史论坛

钱学森奇文:粮食可以亩产3.9万-7.8万斤

大跃进放粮食高产卫星,毛泽东说是听了钱学森的话。

1958年大跃进放粮食高产卫星最高达致亩产水稻13余万斤,毛泽东说是听了科学家钱学森的话。钱学森1958年6月16日在《中国青年报》上发表的《粮食亩产量会有多少?》是一个确凿的证据。其实此前此后钱学森还有六次着文鼓吹匪夷所思的粮食高产,简述于下:

第一次,1958年4月29日在《人民日报》上发表《发挥集体智慧是唯一好办法》,说“可以在1亩面积上年产约8千市斤的淀粉。”

第二次,1958年6月在《科学大众》杂志第6期发表《展望十年――农业发展纲要实现以后》,说“根据光合作用的理论推算,稻麦年亩产可以达到4万斤至6万斤。”

第三次,1958年6月在《农业科学》第12期发表《可以实现的理想》,说“稻麦年产量就可以达到四万斤谷子!”该杂志为半月刊,编辑来电话询问是否计算准确?钱即用计算尺再核算后说“计算准确无误,让秘书张可文回复编辑部。

第四次,1958年6月16日在《中国青年报》发表《粮食亩产量会有多少?》,说“稻麦年产量……..不仅仅是现在的2000多斤或3000多斤,而是2000斤的20多倍!”

1958年,钱学森在《中国青年报》发表文章,鼓吹粮食高产。(网络图片)

第五次,1959年2月在《科学通报》第3期发表《谈宇宙航行的远景和从化学角度考虑农业工业化》。

第六次,1959年9月25日在《知识就是力量》第8-9期合刊发表《农业中的力学问题》。

可见钱学森对粮食高产的鼓吹是一以贯之,并非心血来潮;是积极迎合毛泽东和党国大跃进的号召,并非科学论证。如果说1958年,全党全民的狂热尚对科学家的大脑也产生了不可违逆的冲击波,那么到了1959年9月,大面积饥馑来临后,钱氏仍旧如此鼓吹,则可以肯定是响应是年7、8月庐山会议上对彭德怀反对大跃进的整肃,继续积极迎合反右倾运动。

钱氏在1959年的文章里说:“我们算了一下,一年中落在1亩地上的阳光,一共折合约94万斤碳水化合物。如果植物利用太阳光的效率真的是百分之百,那么单位面积干物质年产量就应该是这个数字,94万斤!”。饿殍遍野之际,还这样梦呓,实在匪夷所思!

最近网载钱氏之子钱永刚将1993年4月21日钱学森致海外友人孙玄的信发给了上海作家叶永烈,叶氏披露了这封信。信中钱氏坚持自己鼓吹粮食高产是科学的正确的,说“故理想最高年亩产是32-53吨。说亩产万斤,才5吨(10万市斤),远远小于理想数。”

这就是说,钱学森至死不悔这桩为饿死近四千万国人推波助澜的高产粮食卫星的鼓吹。或许,钱氏的光合作用和农业力学理论会在遥远的将来成为事实,但是这一理论是造成中华民族和人类史上的空前的大灾难之因素之一则已经是事实。钱氏作为科学家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为什么还要死撑硬挺呢?除了人性的丑陋之外,难道不应从更深层面来反省反思吗?!

中共当局从来不对此忏悔认罪道歉,是以中共马首是瞻的钱氏坚持不认错的另一大主因。

粮食亩产量会有多少?

作者:钱学森

钱学森:粮食可亩产4万斤
钱学森:粮食可亩产4万斤

出处:《中国青年报》1958年6月16日

“前年卖粮用萝挑,去年卖粮用船摇,今年汽车装不了,明年火车还嫌小!”。

这是江西井冈山农民的一首民歌。我们的土地正在农民双手豪迈的劳动中,付给人们更多的粮食,6月12日中国青年报第一版上发表了一个动人的消息:河南省遂平县卫星农业社继小麦亩产2105斤以后,又有2亩9分地平均每亩打下了3530斤小麦。

土地所能人们的粮食产量碰顶了吗?

科学的计算告诉人们:还远得很!今后,通过农民的创造和农业科学工作者的努力,将会大大突破今天的丰产成绩。因为,农业生产的最终极限决定于每年单位面积上的太阳光能,如果把这个光能换算农产品,要比现在的丰产量高出很多。现在我们来算一算:把每年射到一亩地上的太阳光能的30%作为植物以利用的部分,而植物利用这些太阳光能把空气里的二氧化碳和水分制造成自己的养料,供给自己发育、生长结实,再把其中的1/5算是可吃的粮食,那么稻麦每年的亩产量就不仅仅是现在的2000多斤或3000多斤,而是2000斤的20多倍!

这并不是空谈。举一个例:今年河南有些特别丰产试验田要在一亩地里收160万斤蔬菜。虽说蔬菜不是粮食,但到底是亩产160万斤!

所以,只要我们有必需的水利、肥料等等条件,加上人们的不断创造,产、量的不断提高是没有问题的。今天条件不具备,明天就会创造出来,今天还没有,明天一定会有!

Posted in 文革纪念馆, 科技新闻

首页 论坛 钱学森奇文:粮食可以亩产3.9万-7.8万斤

正在查看 3 条回复
  • 作者
    帖子
    • #1358
      记录 历史记录 历史
      管理员

          大跃进放粮食高产卫星,毛泽东说是听了钱学森的话。 1958年大跃进放粮食高产卫星最高达致亩产水稻13余万斤,毛泽东说是听了科学家钱学森的话。钱学森1958年6月16日在《中国青年报》上发表的《粮食亩产量会有多少?》是一个确凿的证据。其实此前此后钱学森还有六次着文鼓吹匪夷所思的粮食高产,简述于下: 第
          [See the full post at: 钱学森奇文:粮食可以亩产3.9万-7.8万斤]

          钱学森奇文:粮食可以亩产3.9万-7.8万斤

        • #1364
          ChinaNewsCenter
          管理员

              钱学森是一位知识面很广、思维很活跃的力学家。早在1958年4月,他就在一篇“向党交心”的文章中提出了一套方法来估算粮食的可能产量:

               

              最近我算过这么一个粗浅的账,就是地球上一个单位面积上,受太阳的能有多少。假设我们说一天太阳光照在地面上,只照八小时,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八小时太阳光能照上去,如果我们只计算1%的能用来转变为植物有效利用的能,这个能把水和二氧化碳转变为淀粉,那么就可以在一亩面积上年产约八千市斤的淀粉。当然这里面有许多问题,不是那么简单。

              1958年6月12日,《人民日报》在头版头条发表文章,称河南省遂平县卫星农业生产合作社先后放出了小麦亩产三千五百三十斤七两半的“卫星”,并配发社论《向创造奇迹的农民兄弟祝贺》。仅仅4天后,钱学森就在《中国青年报》发了一篇说明性的短文,对粮食的可能产量作了“科学的计算”:

              土地所能给人们的粮食碰顶了吗?科学的计算告诉人们,还远得很!……因为,农业生产的最终极限决定于每年单位面积上的太阳光能,如果把这个光能换算农产品,要比现在的丰产量高出很多。现在我们来算一算:把每年射到一亩地上的太阳光能的30%作为植物可以利用的部分,而植物利用这些太阳光能把空气里的二氧化碳和水分制造成自己的养料,供给自己发育、生长结实,再把其中的五分之一算是可吃的粮食,那么稻麦每年的亩产量就不仅仅是现在的两千多斤或三千多斤,而是两千多斤的20多倍!

              钱学森的短文很快得到了毛泽东的注意,毛变得真正相信稻麦能够亩产万斤,还提出要研究“粮食多了吃不完怎么办”的问题。1958年10月27日,在参观“中国科学院跃进成就展览会”时,他对钱学森说:

              你在青年报上写的那篇文章我看了,陆定一同志很热心,到处帮你介绍。你在那个时候敢于说四万斤的数字,不错啊。你是学力学的,学力学而谈农业,你又是个农学家。

            • #1365
              ChinaNewsCenter
              管理员

                  得到最高领袖毛泽东的认可和中宣部部长陆定一的大力推介后,钱学森的这篇为粮食亩产万斤提供理论论证的短文不但进一步加大了农民和基层干部吹牛时的想象力,还令那些比较务实的干部也不得不跟风吹牛[8],因而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力。7月,水稻开始收割,《人民日报》先后报道了亩产5000多斤、9000多斤、10597斤的“卫星”。

                  8月13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以套红标题报道,湖北“麻城建国一社出现天下第一田 早稻亩产三万六千九百多斤”,并配发了照片——四个儿童在田中生长得密密麻麻的稻穗上跳跃。8月31日,报道出的亩产突破了钱学森推算出的4万多斤,开始“跃过五万大关”。9月5日,报道“一亩中稻6万斤”。9月18日,《人民日报》报道广西环江县一试验田水稻亩产130434斤。10月26日,中共江西省乐平县委会声称该县超美人民公社太安大队获得了亩产161853斤晚稻的高产。

                   

                  10月27日,对于前述毛泽东的赞扬,钱学森回答说:我不懂农业,“只是按照太阳能把它折中地计算了一下,至于如何达到这个数字,我也不知道,而且,现在发现那个计算方法也有错误。”1959年国庆前夕,钱学森又发表了一篇文章,对那个计算方法略微进行了一些调整:

                • #1366
                  ChinaNewsCenter
                  管理员

                      钱学森论证的逻辑漏洞

                       

                      这些文章所得结论虽然有别,但论证方法是一致的:都是计算每亩地一年能接受多少光能,然后估算这些能量有多大比率能转变成作物的干物质,干物质中又有多大比例为粮食。所不同的,主要是对作物叶子的光能转化率的估计,从1958年4月的1%,到1958年6月的30%,又到1959年9月的1/6,到1993年的50%。这些计算,貌似严谨、科学,颇能迷惑一些崇敬科学的人。甚至在粮食高产“卫星”的真面目被揭露五六十年之后,还有聪明如叶永烈者相信。

                       

                      这种论证真的可靠吗?我们可以根据同样的逻辑,试着在别的领域做一些推演:

                       

                      目前全世界约有80亿人口。科学计算表明,若每个人给我一毛钱,那我立即就会成为亿万富豪。就算只有占世界人口17.5%的中国人给,我手头的钱,也将不是现在的2000块,而是2000块的7万倍!

                       

                      不知读者诸君,还会不会觉得这个推演很严谨?一毛钱虽然不多,可凭啥14亿中国人都要送你钱?

                       

                      我们还可以在更多的领域做推演:

                       

                      一个成熟的男子一天可以产生1亿个精子,以他成熟后还能健康生活50年计,这辈子他一共可以产生1.8万亿个健康精子。由于产生一个子代只用掉男子的1个精子,所以,从理论上讲,一个男子能产生的最多子代数是1.8万亿个。就算实际只有50%的精子与卵子结合生成子代,一个男子的最高子代数也不是现在爆出的一百多个或八百多个,而是一百多个的数十亿倍——9千亿个!

                       

                      不知读者诸君,会不会觉得这种推演十分可笑?在自然状态下,男人的绝大部分精子都没机会与女人的卵子结合,凭什么其致孕率能从百亿分之一跃升至50%?钱学森同样没有在文中提出具体可行的举措,令中国小麦、水稻的光能转化率,或者说光合转化率,从1958年实际的0.1%左右跃升至他所说的1%、30%或1/6。

                       

                      让我们再换一个与粮食作物生长更为接近的领域来观察。人每天都要获得空气、水和食物。其中,吸入的空气最多。一个50kg的人每分钟约吸入8-30升空气。以较低值12.5升计,一昼夜约吸入空气18立方米。空气密度为1.293千克/立方米,一天约吸入空气23千克。若每天喝进的水以2千克计,吃进的食物以2千克计,则每天共输入物质27千克。以这个数乘以365.25,则一个人一年能输入9861.75千克物质。以平均寿命80岁计,则一人一生约输入物质788.94吨。

                  正在查看 3 条回复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