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本站首页 | 本站更多新闻 | 本站中心论坛 中共党史论坛

在美国的华人的日子将会和二战结束后德国和日本国民一样艰难

从今年一月底二月初开始,美国华人的处境急转直下,几乎每天都可以听到美国华裔被殴打或欺辱的消息。最新的案件,是洛杉矶一位亚裔(很可能是华人)妇女下夜班后在华盛顿大道13300街区行走时突然遭遇袭击,右耳朵严重撕裂。

说起洛杉矶,几天前洛杉矶地铁上的黑人青少年搞起了一个“扇亚裔耳光挑战”(”Slap an Asian Challenge”)的游戏,受害者自然多是华人。十几天前纽约曼哈顿一位华人妇女在街上行走时突然被一个黑人一拳打翻在地。肇事者是警方的常客,大概就是在里面住个两三天就出来继续殴打华人,挺潇洒的。

另一天,在曼哈顿中城的地铁车厢内,一位非洲裔男子向亚裔乘客索讨时问“你是中国人,对吧”,并且扬言若不将财物交出,就要杀了他。还有一名75岁的华裔老妇在美国纽约街头遭到无故袭击,导致眼眶骨折和其他部位损伤。4月底的一天,纽约皇后区 Queensbridge地铁站,一名非洲裔男子眼见列车驶来,突然将一位名叫“姜亮”的华人男子推入铁轨,差点出人命。

悲伤至极,痛定思痛,姜先生毅然决定告别美利坚。同期,加州一位华人司机载客时被人用枪顶着,抢走了他1500美元血汗钱。那罪犯正准备开枪杀人的时候,突然“良心”发现,问了一句司机是不是从中国来的,以防“误杀”,那司机照实说他来自台湾,侥幸捡回一条命。

……

要说暴力攻击华人的歹徒有多疯狂,加州有个案子是一个罪犯就在光天化日下跑到一个华人家门口,就在那里把裤子一脱,当街强奸一位67岁的老太太。当警车呼啸着赶来制止犯罪的时候,那半裸的罪犯甚至都没有打算把他的JJ拔出来,更没有意识到附近很多人在拿手机拍照,早就该提起裤子了。

要说挨打的华人有多悲哀,有件事令人难以释怀。旧金山一位华人老爸推着婴儿车走在大街上散步,突然被人家摁倒在地上当街痛打。老爸在挨打的同时,失控的婴儿车滑出老远,差点被路上的车流给轧碎。当时那旁边不是没有路人,而是路人都远远躲开,任凭那畜生暴打。

上面这些事件,主流媒体或者没有报道,或者只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

这就是今天在美国的华人的处境。当然,如果是一个白人当街暴打一个手推婴儿车的黑人老爸,婴儿车滑到车流熙攘的路当中,这结果将是天渊之别:两小时内这消息会上美国的头版头条。这样一张照片会上CRT教材和历史教科书,成为白人种族主义的铁证被永久记载,这件事会立刻引发美国数十个城市数千万人参加的抗议游行,几百条街道被烧掉,总统会当晚发表义正辞严的谴责和关注,全世界的人权组织会义愤填膺……。然而…然而这是一个黑人当街殴打一个华人老爸,老生常谈了,没戏。没人关心华人遭遇的来自于非白人的种族主义暴力,尽管这种暴力已经十分普及。

如果有人当街打死一条狗,估计主流媒体都会关注一下,动物保护组织会立即行动,警方会立案调查,涉案者会被刑拘并被上黑名单。华人如今是不是还不如一条狗呢?

拜登作弊当上美国总统
拜登作弊当上美国总统

事情到底有多严重?

情况到底有多严重了?我想了又想,感觉如今一个华人在旧金山/硅谷那一带或纽约市任何一个区(包括法拉盛)的大街上走路,差不多就跟1934年一个犹太人在柏林的大街上,或者1937年12月13日南京沦陷后一个南京市民在南京街头行走一样胆战心惊,不知道哪一秒钟会被突如其来的一拳打倒,挨一顿胖揍。虽然旁边有些围观者,但人家也怕。路人能够帮忙打911或者对受害者关照一下就很不错了。我的记忆中小时候看见过“地富反坏右”被红卫兵满街揪斗殴打,这场景差不多吧。您若胆大,或许可以去纽约或旧金山街上自己体验一下。至于主流媒体为什么对这些明目张胆的罪恶轻描淡写甚至偏袒,这并不需要很强的理由。这和当年《Völkischer Beobachter》对遍布欧洲的纳粹大屠杀只字不提,《朝日新闻》当年矢口否认在南京发生过任何屠杀都是一个原因。

我记得两个月前美国华裔就开始为自己经受的不幸遭遇而抗议,而发声,而愤怒了。那些游行抗议的规模还不算太小。但是那究竟管不管用,现在应该没有争议了。容我爆句粗口,那些游行抗议顶个屁用!人家根本就不尿华人的呼声。华人再大的事儿,在人家眼里根本就没事。人家根本就不拿美国的华人当人!在人家的眼里,You Chinese Americans’ lives don’t matter!

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这就是今天在美国的华人的真实地位或处境。

比街头暴力更可怕的是排斥和歧视

我很幸运,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亲身遭遇过那样的暴力。但在我看来,比起美国华人今天遭遇的街头暴力,我感觉还有更大的灾难在等待着我们。这就是在美国的华人将要面临的在学业、就业等方面的全面排斥和歧视,是剥夺华人在美国赖以生存的职场,是要把华人赶出这个国家。

一百多年前身无分文的华人来到美国后并能够生存下来,靠的是勤劳、刻苦和努力。别的族裔的移民不能忍受的恶劣的工作环境,华工可以忍受。别人不愿意干的苦力活,华工可以干。别的工人不愿接受的工薪,华工可以接受。然而华工的勤劳和忍耐换来的却是一纸《排华法案》。这是为啥?因为人家看出来了,哪个老板不喜欢雇用刻苦耐劳,闷头打工,从不惹事的工人呢?华工们这是要夺人家的饭碗啊!人家一合计,要对付华人,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们滚蛋。人家可是说到做到了。那时的华工,是地球上最好被欺辱的一群人。

如果没有《排华法案》,今天美国第二大的族裔很可能就是华裔。

今天在美国的华人不再去矿井里挖矿或去修建横跨东西两岸的铁路了。但我们之中有数不清的码农,我们干着实验室里最苦最累的活,我们开的餐馆甚至在圣诞节那一天也不歇业。而我们当中那些抓码的、洗碗的,当waiter的,送外卖的,做美甲的、在洗衣店打杂的,挣到手的钱甚至还不如非法移民多。即使如此,我们却能够省吃俭用给孩子报考补习班,抽出时间督促孩子做作业,让我们的后代不再当餐馆打工仔而是进入好的大学读书。

今天,作为一个在美国只占人口1.2%的小族裔,华人赖以生存的,仍然是跟一百多年前一样的吃苦耐劳。除此之外,还有对家庭和教育的重视。一对偷渡来美的华人夫妻,落脚后的第一天就开始在中餐馆里披星戴月地打工,忍受着餐馆老板的盘剥和超体力的工作,偿还欠下蛇头的偷渡费还有一大笔移民律师费。十年后他们终于连本带利还清了那一大笔欠款,也搞到了绿卡并且有了少许的积蓄。于是他们去人们不愿去的高犯罪区租下了一家铺子并开了一个小小的外卖餐馆,省吃俭用,苦死累活。但他们对孩子的学业却毫不吝啬也盯得很紧。孩子也特别争气,放学回家就帮爸妈在前台接外卖、收钱、包外卖,收拾桌椅。客人不多的时候就找张桌子坐下来做家庭作业。这可是成千上万个华人家庭的家常。这场景感动了很多老美(请搜索“I feel like every Chinese food place has a little Asian boy doing homework at one of the tables…”,“Meet the Children of Immigrants Who Grew Up in Their Parents’ Chinese Restaurants…”)。又这样含辛茹苦过了十年,孩子如愿考上了美国的一所很好的大学,很好的专业。爸妈继续在小餐馆里起早贪黑,披星戴月……。

勤劳节俭,家庭观念,重视教育,这是我们在美国的华人今天赖以生存的三大利器。然而和一百多年前一样,这些在世界上很多民族的文化中看来是十分优秀的习性反而让我们成了今天在美国最不受欢迎的一个族裔。

今年三月份,一则消息公布出来:”UC对亚裔学生录取率急剧下降,北加州顶尖学校CS专业亚裔学生无一录取”。

今年四月,纽约市的教育局长公开呼吁取消特殊学校的入学考试(请搜“New York City Schools Chancellor Calls On State To End Specialized High Schools Admissions Test”)。理由呢?”太多的亚裔“。

如今,美国的2330所高校中,已经有60%以上的院校不再要求考生送交SAT/ACT考试分数。估计要不了几年SAT/ACT考试将成为历史。华裔考生的那些辛苦和努力都要打水漂了。取消了SAT/ACT,大学录取看什么呢?这你懂的。

这些日子加州教育署正在改变对高中数学课程的要求,准备禁止高中三年级以下的年级开设所谓的“高级数学”课程,例如代数、微积分、统计学和其他形式的数据科学。尽管目前这仍是草案,但数学框架在5月19日已经获得了州教育质量委员会的批准。这就是所谓的“取消数学“运动。这意味着学生在上高三之前不准学习单项式,多项式,平方差,三角函数,因式分解,一元一次方程等代数内容。我记得我上初中的时候已经学了这些。对了,那还是文革中。如今在加州,“天才儿童“(“gifted student”)成了一个敏感词,因为这个词汇被看作是对某族裔的一种“难堪”。

就在几个星期前,华州州长Jay Inslee签署了几项法案,要求对公立学校的员工进行CRT(Critical Race Theory)培训。其中有一项特定法案,华州的医学院必须“在华盛顿州的指导下,制定目标,侧重于增加每所医学院中代表性不足的学生人数“,从而达成“平等目标”。UW和WSU正在建立一个配额制度,限制亚裔学生的入学率。这意味着将有许多亚裔学生和白人学生,会因为“种族平权”法律,被拒之于医学院外。

您可以说这些事情未必都是针对华人量身定做的,而是针对整个亚裔的。但这又有多少差别?华裔是美国亚裔中最大的一族。您以为人家会对美国的越南裔、印度裔、菲律宾裔、日本裔、韩国裔如此反感吗?您可以解释为什么前一阵子网上热卖写有“I am NOT Chinese”、“I am Japanese”、“I am Korean”等字样的 T-shirts吗?

毫无疑问,在美国的华人的日子将越来越不好过。美国从主流媒体到名牌大学,从政客到街头流氓,都在排斥华人、歧视华人。

上街挨打,上学被排斥,这还让我们活吗?

华人,一个最早来到美国的族裔之一,正在被美国社会淘汰出局!

如果美国是一个动物世界,那么如今美国华人就在那生物链的最底端。

噢,对了,一个多月前,国会通过了《COVID-19 Hate Crimes Act》并成为法律。至于这个法律对于保护华人免受暴力袭击有啥用,至少到现在为止没啥屁用。在参议院讨论这个法案时,我们德州的参议员克鲁兹提出增加这么一条(S.Amdt.1456):“To prohibit Federal funding for any institution of higher education that discriminates against Asian Americans in recruitment, applicant review, or admissions.”

然而这个修正案在参议院表决的结果是48(Nay)/49(Yea),赞成票未能达到60票,没有通过。凡是投“Nay”的都是民主党,投“Yea)”的都是共和党。我真想骂一句草泥马!谁特么是种族主义,谁狗日的在歧视华人,难道还不清楚吗?

Why?

美国的一些主流媒体和左翼团体把如此频繁发生的歧视和仇视华人的恶性事件归罪于川普,说这是因为川普多次说过”中国病毒“,引发了针对华裔的一系列街头暴力。他们认为另外一个深层原因,就是美国固有的“白人至上”对华裔的歧视。这些个解释,是十分容易的、方便的,也最符合“政治正确”的,但也是最站不住脚的,经不起推敲的。

美国总统拜登和国安顾问沙利文
美国总统拜登和国安顾问沙利文

针对华裔的暴力是在川普离任后才急速上升的,这是事实吧?

那个号召黑人抢劫华人家庭的视频在奥巴马时期就放在油管上了,对吗?

攻击华人的绝大多数是黑人而不是白人,这也是事实吧?

黑人选民大多数是反对川普的,这难道不是事实?

反对川普的人们居然会听川普的话?黑人具有“白人至上”的倾向?这也太不合逻辑了。另一个方面,攻击华裔的暴力事件大都是发生在反川的民主党大本营,例如纽约市和旧金山市,而在我和很多华人居住的共和党的地区却很少发生对于华裔的暴力攻击事件,这奇怪不?

然后我们再来看看另外一个方面:川普执政期间开启了一个旨在打击华人经济间谍的“China Initiative”。拜登上台前,就有华人组织在向拜登请愿“End the Chinese Initiative”了。然而拜登上位一百多天后仍然没有半点意思要终止China Initiative,而是按川普的既定方针办。上个月郑颂国一案判的够不够重?拜登上位后,DOJ又再接再厉办了10个“China Initiative”的新案子,最新的进展的链接在这: https://www.justice.gov/nsd/information-about-department-justice-s-china-initiative-and-compilation-china-related

上个月拜登命令美国情报部门联合其它部门在90天内公布新冠肺炎来源的调查报告。您觉得90天后出笼的那份报告有任何可能会说新冠肺炎病毒是来自于中国之外的某个地区或某个实验室吗?好了,拜登当局要证实的,明摆着就是川普讲的那句话:中国病毒。没错,世卫组织反对使用国家或地区名称对于新发现的病毒或疫情进行命名,但那是指自然发生的疫情或病毒。如果这个病毒不像是来自于大自然而是由中国某个实验室泄漏出来的呢?这可就不同了。这世界上有过任何人对“苏联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美国三里岛核事故”这样的表述提出过任何异议吗?

事实上,拜登除了没有说“中国病毒”这句话,川普针对中国所做的事情他都全盘照搬了,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这让很多老小粉红们一脸懵逼,于是他们一口咬定美国长久以来对中国充满敌意,所以无论谁上台都一样。这个无脑说法更是瞎扯。我记得32年前六四大屠杀那会儿,美国华人没有被敌视呀?美国跟古巴交恶已经半个多世纪了,您听说过针对古巴裔的任何大范围的街头暴力事件吗?再说一件事:911后,全美国人民都知道那是穆斯林干的,小布什多次使用了“伊斯兰恐怖主义”这个词,川普也多次使用过。川普甚至把若干穆斯林国家放到拒签名单上。可是为什么就不见美国人对于穆斯林社区发动如此广泛和持久的暴力攻击?为什么?想想到底是什么原因吧。

The Worst is Yet to Come?

恐怕大家都知道了这几天最令人关注的一个话题:新冠溯源。这是一个躲不掉、赖不掉、逃不掉的问题。几天前杨洁篪找布林肯唠嗑,话匣子刚打开小布就追问老杨这件事。他敢不追吗?老杨是咋回答小布的问题的?现在的形势是,病毒来自大自然的证据依然少得可怜,但病毒来源于实验室的猜测得到了越来越多的佐证,连那个不要脸的脸书都不再敢删人家的贴了。如果最后真要是查出来是实验室泄漏,那麻烦就大了!1.7亿人感染,350万人死亡,整个世界被折腾的死去活来,这样的事情原来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一直被瞒着盖着,有人拼命不想让世界知道真相,甚至倒打一耙,恶意栽赃别的国家。这特么等于向全世界宣战啊!

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
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

中国有句老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琢磨着,这个疫情如果是来自于大自然的,那么谁想栽赃也栽赃不上。一旦找到了那个病毒在蝙蝠跟人之间的中间宿主,真相就大白于天下了。如果是来自于实验室呢?我猜想微生物学里面一定有一种类似于我十分熟悉的digital frensics这种东东,这就是在直接证据被销毁的情况下仍然可以找到逻辑上无法推翻的铁证。事实上确实有那么一群来自世界各地的能人高手(DRASTIC)根据公开发表的中国学者的论文进行分析,经过一年多的苦苦探索,已经找到了新冠肺炎来源的蛛丝马迹,撼动了“新冠肺炎来自于自然”的说法,让全世界的科学家们脑洞大开,让福奇改口,前天就连谭书记都变脸了。 News Week6月2日发表了一篇深度报道,详细介绍了他们的探索(“Exclusive: How Amateur Sleuths Broke the Wuhan Lab Story and Embarrassed the Media”)。加上福奇的3000页电邮被媒体曝光,真相越来越逼近了。An international group of scientists has called for a“full and unrestricted international forensic investigation into the origins of Covid-19”。我知道无论结果如何都会有人打死都不认账的,但这没用。全世界傻逼们确实不少,但非傻逼们也没闲着。

G7的公报您看了吗?如果过了几年后仍没找到令全世界科学家信服的证据去证明新冠肺炎确实来自于大自然,那么某大国至少应该放手接受各国科学家去新冠肺炎发源地进行仔细和全面的调查吧。这事如果不彻底搞清楚,人类的大多数都不会服气的。不让人家去源头地区调查,或者死不认账,人家国家的老百姓肯定会拿当地的华人撒气。在美国的华人的日子将会是如同二战结束后德国和日本国民一样艰难,可能比那还要艰难。

怎么办?

远的咱就不敢说了,就说面对眼下这一波又一波的针对华人的暴力,华人该咋办呢?我前面说过,抗议游行是屁用也没有的,自我安慰一下而已。何况纽约的一个游行队伍居然有人喊出“打到美帝国主义!毛主席万岁!”那样的口号。这可就不是反歧视了,而是找抽。有人建议使用微信公众号宣传华裔移民对美国的发展所作出的伟大贡献。那更扯蛋。甭说人家根本就不看微信,你就是把那些伟大事迹刊登在《纽约时报》上也没用。设想一队纳粹士兵押着一个犹太人赴刑场,路上犹太人跟纳粹士兵大谈犹太人的发明创造和在文艺、音乐等方面的天赋以及不朽作品,您认为那一队士兵会放过那个犹太人吗?

最近华文媒体上登载了由一个叫“百人会”的组织发表的一篇研究在美华人的历史与现状的报告。照那里面的说法,华人的境况好像并不怎么惨,混得还不错滴,看上去日子还是美滋滋滴。我的天,他们到底知道不知道华人的真实处境啊?今天在美国的华人当中究竟有几个混的跟他们那些精英似的?

话又说回来,美国从来就不是一个把人逼上绝境的国家。百多年前华工到美国的时候,黑人的地位比华人还要低。那时黑人是黑奴,华人是华工。黑人不能自由离开奴隶主的庄园,但华工至少还是可以自由迁居的。奴隶主只给奴隶吃饭和睡觉的地方,工钱基本上没有。华工至少还是领工钱的。百多年后呢?黑人从奴隶到将军,成为美国吃香喝辣,叱诧风云的一族。而华人的地位呢?我估计几年后美国的越南裔混的都会比华裔强。

黑人能够在美国翻身得解放,什么秘密也没有,就两个字:反抗!

所以呢,第一条,华人要得解放,就必须反抗!

黑人能反抗,华人为什么就不能?前一阵子加州那边一个小城的华人外出时老是挨揍,这件事就连当地的墨裔都看不下去了,人家自告奋勇组织起来为华人出门保驾护航,那为什么我们华人就不能自己组织起来保护自己?咱们不觉得这事很没面子吗?

下次那些混帐再去唐人街打人,华人同胞们要是一拥而上把那家伙揍个半死,他往后还敢来找事吗?当然,拿起武器反抗才是硬道理。我记得去年暴乱期间在油管上看到一个视频,芝加哥街头一个黑大妈开车寻思着该抢哪家店铺了。路过一个穆斯林开的二手车店,大妈本想招呼一帮兄弟过来洗劫一番,但她发现店门口和屋顶上都有人手持AR-15或AK-47在站岗放哨,气了个半死,大骂“Ramadan people”不让她抢劫,甚至还去报警。警察只是笑笑飘过。人家穆斯林能够持枪自卫,华人为什么就不能?听说几天前旧金山一个香港来的华人妹子家里遭遇匪徒破门抢劫,那妹纸二话不说操起两把手枪,还没等开枪那几个匪徒就抱头鼠窜了。香港妹纸好厉害!大家都跟香港妹纸学学吧!

挨欺辱就反抗,挨打就打回去,就这么简单。人类本来就是这样的,这是就连动物都具有的本性。我们很多华人同胞们却失去了这种本性,多了一个奴性。我们打算把这奴性继承并发扬光大到哪一辈子?

第二条,在美国混,华人要想少挨歧视首先就必须积极参与美国政治

参政不是说各位要去当大官,那太奢侈了。参政也不一定非要千军万马冲锋陷阵,华人普遍胆小怕事,哪敢?但华人起码可以从最简单的一件事做起,而且这件事既不花钱又不费力,还不冒险,这就是投票。三十多年前有个纽约市长名叫郭德华(Edward Koch),犹太人。他明目张胆地欺负过华人,完了还苦口婆心地对华人社区撂下一句狠话: You don’t vote, you don’t count!翻成中文,意思就是你若不投票,没人会拿你当根葱。话说到这份上,当时的纽约的大多数华人还是不理,死活不要去投票。今天呢,一如既往,任凭人家蹲在华人头顶上拉屎拉尿,很多的华人还是不要去投票!我是说大多数。

根据人口统计局的数字,美国白人的投票率大约是70%左右,黑人略次之,约在60~70%之间。那么垫底的是谁呢?是我们亚裔,只有40%几。亚裔中又是谁垫底呢?为了查找华人的投票率,我费了半天劲,居然在《环球时报》英文版找到了。

根据《环球时报》,在美国的亚裔人口中,华裔选民的投票率最低(41%),登记选民率也是最低(48%)。这意思就是,100个具有投票资格的华人当中,只有48个登记注册了成为选民。而在这48个华人注册选民中,只有不到20个人去投票了。我感觉实际上这还大大高估了华裔的投票率。我估计在加州华裔中投票率最高可能在20~35%之间,纽约市最高可能在10~20%上下,我居住的休士顿就连10%都不到。我可以胸有成竹地说,华裔是美国各族裔中历来投票率最低的,不是之一。我敢打赌,虽然美国华人中的许多大牛如杨振宁等知名学者早就入籍了,但他们从来就没有在美国投过票!不信就去问问他们。当然,人家是伟大人物,不屑这点小事。可你和我呢?我们有啥理由、啥资格、啥本钱不去投票?150年前的美国社会曾讨论过是否给予华工们投票权。有人恶狠狠地说:“华人有诸多的恶习和偏见,在生活上不可能美国化,也不可能接受美国建立在基督教基础之上的伦理道德标准,更不可能接受美国的传统价值观”。人家争的面红耳赤,而当时的华工根本就不在乎人家说什么,压根就不去争取投票权。

为什么美国的华人如此憎恨投票?还是《环球时报》那篇文章揭开了谜底:“华人的华裔美国人更关心自己的事务,而不是社会参与。中国外交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说,这就是华裔美国人对投票权不感兴趣的原因”(https://www.globaltimes.cn/content/1201126.shtml)。这话说得挺典雅,侮辱性不大,但伤害性极强。这意思就是说,华人的思维仍然停留在农耕社会一家一户种田喂鸡养鸭的时代,眼光只盯着自家一亩三分地的小环境,而不去放眼社区和社会,打造一个适合自己和别人共同生存的大环境。用余秋雨的话来说,中国人心目中只有家庭和朝廷,而在朝廷和家庭之间的辽阔的“公共空间”(也就是社会或社区),中国人却视而不见,放任不管。一百多年前,满脑子农耕思维的华工被美国这个工业社会的其他族裔彻底打败了,然后被淘汰出局,扫地出门。今天在信息时代的美国,华人难道还不是满脑子农耕社会的理念?华人难道还要再被淘汰出局、扫地出门一次?

911后,美国的穆斯林成了众矢之的。然而美国社会却没有发生大规模的针对穆斯林的暴力事件,在就学和就业方面穆斯林并没有遭到歧视。这是因为美国的政客很“袒护”穆斯林。这也不怪,穆斯林的投票率在美国所有族裔中位居第二(90%+),位居第一的是犹太人(94%)。政客们凭什么不去袒护他们?请问美国政客有任何理由去“袒护”正在被暴打和被歧视的华人吗?

一个打死不要去投票的族裔,在美国的前途又何在?

第三条,华人要在美国不被美国社会鄙视和被政府“严打”,就必须与共产党彻底切割!

这事可能有点难度,很多华人在这个问题上是一根筋,拐不过弯来,撞到南墙也不回头。我去前面提供的司法部有关China Initiative的链接仔细研读了每一个case,那里面肯定有冤案,但绝大多数案子是铁证如山,无法抵赖的。很多人认为那些偷盗美国知识产权的人不过是钱迷心窍,中美两边捞钱而已。但我认为这种说法可能低估了爱国华人的拳拳赤子之心吧。古人云:“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贞妇爱色,纳之以礼。”堂堂大学者怎么可能为五斗米当盗贼?一定是被共党鬼迷心窍了。这我就想不通了。这些偷盗美国知识产权的华人在中国的时候肯定不都是吃香喝辣的红色贵族,保不准有些人的家人在文革中被逼得走投无路,或在“反右”中被发配到类似夹边沟那样的地方被折磨死,或在“土改”中跟我外公那样被枪毙。但这些人一出国就念叨起党的恩情了,挖空心思为党服务。一百多年前从大清来到美国的华工也是这样。本来嘛,不过就是些穷的连像样的裤衩都穿不起的汉人三等臣民,然而穷光蛋们来到美国后俨然把自己当作正黄旗起来,一条又臭又长的辫子到死都不愿剪掉。那年头所有的华人会馆都有把华人尸体送回大清国埋葬的一条龙服务——生是大清的人,死是大清的鬼。然而大清政府可没有把这些海外华工放在眼里,就为了一点小恩小惠(美国人为洋务运动中的工厂提供一点机器),竟然把《排华法案》升格为国际条约,承认美国有权对华工采取那些侮辱性的非人待遇,例如《狗牌法》。

一百多年后,华人的奴性改了吗?各位去看看美国几个大的中文网站新闻报道后面的留言就知道美国这里有多少万个自干五。那么伟光正是否领情呢?新冠肺炎初期美国华人慷慨解囊买空美国的PPE送回国内,才几个月的时间就被国内小粉红们骂的狗血喷头:“祖国建设你不行,千里放毒第一名!祖国建设他不在,万里放毒他最快!”海归姜文华被逼成杀人犯那件事难道还不能让“爱国华侨”们清醒?

好好想想吧,那是一个通过历次运动残害了数千万老百姓的党,那是一个用菜刀把张志新的喉咙和舌头活活割掉的党,那是一个使用坦克把自己国家的孩子碾压成肉泥的党,那是一个用防火墙阻挡自己国家的人民跟海外自由交流的党,那是一个把年轻人逼得“躺平”的党,那是一个不准李文亮讲真话、让陈秋实人间蒸发、甚至把自己的前总理禁言的流氓党,那是一个在国家被外敌侵略的八年中坐镇大后方养精蓄锐甚至勾结外敌一同打击国军的汉奸党,那是一个无官不贪无官不坏的小人党,那是一个在全世界早就臭不可闻的共产党!你若热爱那个党呢,那就别抱怨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人骂你恨你鄙视你讨厌你。你若为那个党效劳损害别国利益呢,那你就不要责怪人家把你送入监狱。你若隔三差五去那个党的领事馆通风报信、拍马屁、举红旗甚至高呼那个党万岁,就别抱怨人家盯上你。你若不跟那个党彻底切割,就准备好这个世界跟你彻底切割吧!

说说看,为什么美国跟古巴交恶了半个多世纪而在美国的古巴人却从未受到过歧视或骚扰甚至暴力攻击?那是因为在美国的古巴人从来不跟共产党勾结!美国人钦佩敢于反抗暴政的古巴人,就这么简单!这就是为什么在美国虽然只有不到140万古巴人,但这不到140万的古巴人当中却产生了两个重量级的联邦参议员和八个联邦众议员。对比一下,美国有至少500万华人,500万华人中只产生了3个众议员,0个参议员!咱们尴尬不?

百人会你茅台酒喝的太多脑瓜子该清醒一点了,UCA你该停止为那些科技盗贼们找借口了,APAPA你该好好反省一下为什么你居然让Christine Fang当了你们的基层小领导,旧金山唐人街你该把那面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罪恶的五星红旗摘下来扔进阴沟里去了!

第四条,美国华人必须告别自身的陋习,树立良好的社会形象

这个话题太大,我就说一件大家都熟悉的事。过去一年多一直有些华人领取免费食品惊人浪费的视频在微信上广泛流传,例如其中一个视频说的是纽约一个免费食品每周按时发放的地点,黑人义工和墨裔义工在辛辛苦苦地发放免费食品,队伍老长,排队的大多是华人。很多华人领完食品就去附近找个垃圾桶或者找个树旮旯旁边,把自己不喜欢的食品倒掉,然后又去第二次、第三次排队领取免费食品……(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dihlNUTexY)。视频里华人同胞丢弃的是什么食品呢?是番茄酱罐头,意面酱汁罐头,胡萝卜罐头,一大盒一大盒新鲜的鸡肉盒饭,面包,Cheese三明治,大包的cheese,青椒,红椒,洋葱,土豆,水果罐头,墨西哥班豆(pinto bean),印度扁豆(lentil),等等等等……。那里一位墨裔妇女义工双手比划着大声用英语告诉那些大叔大妈们不要把好好的食品扔掉浪费掉,不喜欢的食品可以送到发放免费食品的办公室,那些大叔大妈们根本不理,照样他行她素,扔!

这么说吧,虽然我这三流吃货这辈子还没挨过饿,但好歹也插队落户过,亲手种过粮食,知道那东西得来不易。美国的大阔老,从洛克菲勒到比尔盖茨,没听说过他们糟蹋过粮食。上面这个场景中华人丢弃的Cheese(奶酪)可是从牛奶提炼出来的高蛋白食品,富含蛋白、钙、磷、维生素A、维生素B2等,价格不菲。那番茄酱罐头加cheese可是做Pizza的主料。那印度扁豆里面可是有丰富的铁、叶酸、维生素、膳食纤维,是补血的。那些水果罐头和蔬菜罐头,还有新鲜蔬菜水果,豆类,营养都很丰富。那些老人为什么要把这么好的食品扔掉?你们自己不喜欢吃那就退回去,留给别人吃,不行吗?那些可是美国人民拿出自己的血汗钱捐赠的食品啊!你们就是拿美国人民的血汗钱不当钱,请至少要看在那些黑人和墨裔义工辛辛苦苦发放免费食品的份上,尊重人家的劳动。我看那些华人老人大多是40后到60后的,小时候即使没有见过三年大饥荒也至少听家人说过饿死人的事情,起码也听过“锄禾日当午,汗撒禾下土”这古诗吧?可你们为什么对食品如此蔑视?你们的祖先是慈禧太后吗?地球是你们家私有的吗?你们爹妈没教过你们珍惜食品吗?你们的毛主席是不是说过“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的浪费”?你们是老人变坏了还是坏人变老了?即使当年你们是殴打老师批斗知识分子捣毁古迹烧毁古书的红卫兵小将,你们起码也尝过上山下乡的苦日子吧,贫下中农是怎么教你们珍惜粮食的?你们难不成是共军派来搞垮美利坚的老年特种部队?比较靠谱的一个解释,就是这些华人每星期按时来领取免费食品,同时又一直在领取政府的免费食品卷(Supplemental Nutrition Assistance Program),他们早就在家里囤积了满屋子的各种粮食,以至于家里的食品早就堆积如山,根本就吃不完也没地方放了,只好就地扔掉。另外一个可能,也许他们就只顾自己好好活着,不顾别人的死活,所以就宁愿把自己不吃的食品扔掉也坚决不要留给别人。如果我说这是一群贪得无厌、厚颜无耻、心地阴暗、丑陋不堪的中国老人,这话应该不算过分吧。说实话,每当我这个爱好和平的吃货看到这么多这么好的食品被扔掉,立即有了一种想揍人的冲动。如果我在那些个现场,保不准我会挥拳打人,痛打那些肆意丢弃食品的同胞。

我可不是盯住一件小事对自己同胞过于苛求,上面说的这样的事并非今天才有。加州的华人领取免费食品后拿到小摊上卖掉,这都多少年了。我看过一个视频里一位黑人大妈手指身旁的华人食品小摊痛骂他们从不远的教堂领取食品转手倒卖。我敢说这丑恶习性绝不是来自于中国文化传统,而是来自于文革。别以为我是为了反华费尽心机骨头里面挑刺。这种事情几年前就连《人民日报》都反感,在其网站上刊登了一篇这方面的报道 http://finance.people.com.cn/n/2014/0102/c70846-24006996.html。

前面那个油管视频上有位观众的留言中说:“丢弃的不只是食物,这些老人丢尽所有华人的脸!”另一位观众说:“太不象话了。不应该给这些不值得救助的老人发放食物。实际上,这些老人不穷,穷的是他们的不懂得感恩的心……”。还有一位观众说的更直接:“发放食物的义工是墨裔非裔,如何能不歧视这些不要脸的华人 ?”

我这还只是说到美国一些华人的陋习之一。别的陋习还有很多很多,我就不一一说了,说的太多恐怕会被戴上“反华”、“辱华”的大帽子,俺消费不起。

纽约市还有加州那边的华人组织至少也有300多个吧,怎么不管一管?

华人以这样的面貌出现在美国社会,怎么可能不被别的族裔厌烦?咱们能不能改掉这些陋习,树立一个良好的社会形象??

好了,俺说也说了,您气也气了,咱们往后咋说还是要在美国土地上过日子,大家还是入乡随俗吧。

Posted in 中美关系, 大千世界, 热点新闻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