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亥: 拜登向权力来源妥协,即将放弃对抗...

美中两国自3月份阿拉斯加会谈以来,昨天又在天津开启了第二次高层官员对话。美国副国务卿谢尔曼26日与中共副外长谢锋、外长王毅会面。表面上看,共党外交官员严厉谴责美国“既要坏事做绝,还想好处占尽”,并提出 “纠错清单”,敦促美方“无条件撤销对中共党员及家属的签证限制”,包括“撤销对中方领导人、官员、政府部门的制裁”等等;而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也自称谢尔曼把人权问题向中方提出,但并未取得任何成果。表面上看,似乎中美又重复了一次阿拉斯加会谈战狼模式,双方又谈崩了。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

但分析一下,实际上不是那么回事!拜登政府这次主动提出来和中方高级会谈,是民主党上层集团回避中美冲突,无条件和平共处的政策使然,是民主党一贯妥协绥靖政策的必然结果。从奥巴马起,民主党已渐变成彻底的无条件的全球化和平主义者。明面上说中美和则两利,呼吁合作,实际上是他们除了妥协退让之外,不敢挑战国际强权势力,主张无条件和解,避免冲突,不会有其他任何选择。他们从内心厌恶川普总统制定的脱钩中国,惩罚伊朗,孤立北朝鲜的有效政策,期待与这些国际独裁势力重归于好。特别是明年又进入中期选举,民主党想保持议会优势,就必须继续得到威权国家特别是中共在美沉默力量的支持,以及借助中共掌控的强大数据情报优势,再次战胜川普共和党,是民主党不可或缺的选战制胜法宝。

有人说民主人权是美国外交的最高原则,他们不可能放弃人权争执,而与中国交好。实际上这是一种错觉。从民主党近年来撕裂美国,制造族群对立,无条件欢迎移民等等极左政策来看,他们已经放弃了美国优先的原则,无情践踏美国人的自身权益。他们连美国人的自身利益都不关心,怎么会真正关心中国人民的人权状况?

基于上述战略考虑,美国政府一方面放出舆论,如财政部长痛斥川普关税政策给美国企业造成永久伤害,暗示全面解除对中共的关税和经济制裁,为中美关系回暖制造舆论。同时,克里也放出中美共同应对气候变暖的合作共赢,以白左一贯的所谓气候神主牌,来为与中共和好营造理论基础。从这些情况看。美国方面急于改善中美关系,与中共的战略对抗不可持续,他们没有任何兴趣再沿着川普制定的这条中美对抗路线,继续走下去,这已经是不言而喻的事实。只要中国能在人权方面,象征性配合一下,做出某些姿态,来搪塞美国国内反对派,拜登政府适当解套后,将很快实现“拜习会谈“,恢复过去奥巴马时代拥抱中国,无条件敞开大门的对华政策。

从中共这一方面看,他们对美国的情况、民主党拜登的意图和心理了如指掌,知道扭转中美关系的时机就在眼前。但是对付狡猾的美国人,不能一上来就给他们太大希望,特别是对付这些毫无底线、得了软骨病的民主党贱种,不能给与过多的尊重,必须待之以严厉态度,甚至必要时给与侮辱性的言辞,这样不仅不会激怒他们,反而会使他们产生忌惮自卑心理,予取予求将变得更加容易。

从阿拉斯加会议,杨洁篪、王毅轮番叫骂,把个不伦啃骂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据说他气得脸色苍白,一言不发。中国战狼在各种场合指桑骂槐,处处与美国为敌,对病毒溯源断然拒绝,反而要求先查美国等等狂暴叫嚣,拜登民主党却不以为意,反而老实了许多,主动上前帮助中国消气,好言安慰,不断请求与中共领导人见面,争取被骂被虐机会。这一切都说明中共已经把拜登政府底细摸透,以谩骂来回应诚恳对话,不是气昏了头,更不是不识抬举、破罐破摔,而是欲擒故纵,针对白左口味特重,痛下狠手,以满足对方被虐心理,好予取予求,以华夏智慧玩弄白左于股掌之上,最大限度实现自己的战略目的。

而中共提出的“纠错清单“,也不完全是为了中共少数权贵利益,为了面子使然。而是当初川普的这些政策,是将中共与中国人民分开,孤立中共的歹毒招数。中共全国人大全体副委员长、中联办所有主任副主任,新疆有关地方官员都被列入制裁名单,海外财产尽失,终生不得迈出国门一步,其实质是把共产党不当人看,此例一开,流传全世界,如被其他国家效仿,共产党将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所以,这一点关系到共产党的合法性,是共产党必争的“权利”,不仅是财产,更是共产党在争取“做人”的权利,争取共党旅游和居住海外的“自由权利“;拜登政府如果不取消,以习近平的脾气,中共不会与美国再和好如初,无法深入谈及其他事务。

据说美国会谈时首重两件事,一个是中共黑客攻击美国设施,二是香港人权问题。说句实话,如果拜登真正想与中共叫真章,不应选择这两个问题作为谈判重点。因为这两件事纯属中共举手之劳,干也好不干也好,都是一句话的事。黑客攻击可重可轻,甚至完全停止,都是上边一句话即可解决;在香港抓几个人放几个人,尺度或紧或松,对习近平来讲,就如同解开拉链掏出小便一样那么简单。而对中共的这些虚实不定之事,美国却要拿出洪荒之力,出让重大的国家利益来做交换;中共坐着不动,就能求得美国的重大让步。从这一点来看,说拜登政府昏庸误国,出卖美国人利益一点都不过分。从中也可看出中共与美国的战略不平衡,中共予取予求,四两拨千斤,并非中共有特殊能力,纯碎是美国民主党都是奇葩治国,出卖美国人当成家常便饭,奉行绥靖投降、谄媚敌国的外交政策所致,其用意不过是希望中国做出无关痛痒的人权和解姿态,为拜登改变抗共赢得口实。但大家可看出,习近平根本不注重这些细小过门,脑回路匮乏,连这个象征性的姿态都不肯轻易让步,还要美国以解除党员制裁来交换,予取予求,毫无顾忌。可见习近平的高调与拜登的跪姿,形成鲜明对比。

总之,美国副国务卿谢尔曼访华表面上空手而归,实际上对双方来讲,已经摸清底牌,今后就是寻找突破口,尽快实现关系正常化。作为中国来讲,骂也骂了,在国人和世界面前,发怒装逼已经做足,下一步改变对美态度,改善关系时机成熟,骂美一转脸可能就变成媚美,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应该是大概率事件;而拜登政府唾面自干,毫无大国尊严,不顾本国利益,多半会终止川普的防共政策,取消对中共家属签证制裁、财务制裁,进而换取中美关系的改善,摆脱与中共对抗的恶梦。进一步,中共将施展手段,逐步解决华为、中兴以及芯片问题,恢复休斯顿领事馆,重启2025计划等等,把川普时期的的对华政策消灭殆尽,来换取未来几年在选举超限战上对民主党的战略支援。

Leave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