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处抓“反贼”,不是正常社会

如今的互联网,流行“抓反贼”。

金融美元海啸

金融美元海啸

奥运首金健儿杨倩,在微博晒耐克鞋,被一群人质问:为什么晒耐克,不知道美国和我们对着干吗?另一个王璐瑶发挥不理想,失手金牌,有点懊丧发了张自拍:这次认怂了,三年后再来。愣是被骂上了热搜:没有为国争光,怎么还有脸发自拍。

“生意亏损的鸿星尔克捐了5000万”,其他运动品牌就“遭了秧”。鸿星尔克被买爆,其他品牌被骂惨了。是敌是友?是不是中国人?骂到主播泪洒直播间还不肯罢休,直到这些品牌直播标语,都改成了:鸿星尔克YYDS!(鸿星尔克永远的神)。

前几天,清华大学新生陆续收到开学礼盒。里面有美国作家海明威的《老人与海》。校长在书上寄语:塑造坚韧精神,磨砺勇毅品质。就这,骂翻天了。说清华改名叫清美得了,学校已经是“中国人才资敌培养基地”。

有个卫辉的姑娘,在网发了点洪灾现场救援滞后、信息不畅通的言论。几千人围攻她,说她造谣。直骂到姑娘把评论关了。最后,姑娘发了一条:我爷爷是坐轮椅的,志愿者来救援时,他在哭。不是哭洪水,是哭自己一把年纪给人添麻烦。爷爷哭,我也哭。我心疼他的哭。发生这么大的事,卫辉人说说自己的境况,哭哭自己的委屈,都不行吗?

不行。违反主旋律了。

武汉疫情前,还觉得这不过是极少数人的无知言行、偏激行为,不代表当下互联网的大多数。只是不和谐的杂音。

但一场疫情,让这个群体莫名壮大,加倍放肆。

在过去这两年,因疫情所暴露出来的一些社会问题、公共讨论,互联网上发明了大量的“阶级罪名”,发言有纪律,讲话有纲线。一夜之间,谁都可以给“境外势力递刀子”,谁都可以“认美国做干爹”,一言一行都有可能触碰“大是大非”。

这个网络“红小将”群体,迅速扩大、蔓延、渗透至各个领域。每一次社会有重大的公共议题,每一次需要社会有深刻的反思、理性的探讨、观点的碰撞,这些人就会像疯狗一样窜出来,见人就咬,见人就斗。

他们最大的危害,不是说了可笑又愚蠢的话,也不是网曝了谁,甚至也不是恶意举报。他们最大的危害,是把整个互联网舆论,都拖到了恶臭的污泥里,站在政治正确和道德高地,喊打喊杀。以偏激为勇,以对立为荣。

他们最深远的影响,不单是愿意说真话的人越来越少,理性探讨的声音越来越小。更要命的是,他们的言行,这种到处抓“反贼”的风气,正深刻影响着下一代人。

而下一代,正是刷抖音看微博长大的一代人。

只要这种“抓反贼”的声音在被放大,在被纵容。这个社会,就不会再有真正意义上的公共话题。一个没有正常公共讨论的社会,永远不会进步。

同时,他们的存在,也增加了我们每个人的表达成本。以前,你可以随意说一句:“美国这个社会,对妇女儿童的保护特别完备”。现在你得说:“我个人是很讨厌美国的,霸权主义世界警察,社会治理也一团糟。但好像妇女儿童保护做得不错”。

以及,当你成为下一个武汉、卫辉市民,你发现你喊不出声。

改革开放40年,除了社会富裕,就是民众思想提升。

所谓思想提升,就是把常识重新还给社会,人学会理性思考。

如今,这个叫常识的东西,正在被互联网一代悄悄消解,取而代之的,是情绪和口号。

一个没有常识和理性思考的社会,最终伤害的,是我们每个人的生活。一个到处“抓反贼”的社会,最后是人人自危。

如今的一些年轻人,可以理解:十恶不赦的杀人犯,也可以有辩护律师,以他的角度辩护。却无法明白:公共议题应有不同声音。社会问题不能用政治正确一刀切。言论自由和个人隐私,是应被保护的。

互联网技术养蛊,资本给大脑喂屎。

终于喂投了这样一群思维怪胎。或许也有高学历和知识,但大脑里只有非黑即白,看人看事,只有“全肯定”和“全否定”。买爆鸿星尔克就是支持国货,不买就是不爱国。

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大脑皮层已经平滑如纸,思维只有两极,没有分层。看鸿星尔克捐款,他就不会再想一下,如果真亏损还捐这么多,那这5000万,是不是慷他人之慨?对,捐是义举,当赞扬崇敬,但事情是不是可以多一个角度思考?

此处申明,只是举个例子,并无质疑。鸿星尔克,永远的神。

说的是一个少数群体,却值得我们每个人警醒和反思。

我们每日沉浸在互联网世界,都不自觉被驯养着。

互联网不擅长展示精细化思考,它擅长展示瞬间的情绪和刺激。短视频、网络直播、碎片化信息,瞬间的情绪,短暂的快感,这些都与理性思考背道而驰。

我们需要警醒这种“背道而驰”。

最后想说,越年轻,越不要迷恋宏大叙事。宏大叙事,最擅长把世界变成戏剧,而你需要的是有温度的生活,细碎但真实。

Tags :

Leave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