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亲信陈希握各派官员财产秘密, 韩正、江...

中共当局推房地产税试点之际,日前有国企官员落马被披露涉及“不如实报告家庭房产”。这是否是偶然事件?

官员落马涉“不如实申报房产”

10月29日,中共官方通报中化金融事业部原副总裁刘剑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其中罪名之一“不如实报告家庭房产”被陆媒放到标题强调。

对于官员被通报不如实申报房产,旅澳著名法学家袁红冰对大纪元表示,这不是一个偶然事件,现在用房产这个名目来整肃,是因为现在中共的贪官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都喜欢置办房产。

“据说房产最多的包括韩正、江泽民的家族成员、曾庆红家族的成员,包括他们的手下,都有大量房产。”他说。

前段时间外传中共要扩大房地产税征收试点,引发党内不少反弹,排名第一的中共副总理韩正带头提出异议,认为要缩小试点范围。

袁红冰说,现在要征收房地产税,实际上也是习近平进行权力斗争的一个新的动向,“这个房产税,他(习)自己根本也不想真正全面的推开。他只是需要用这个方式来整肃他的权力斗争的对手。”

习亲信陈希掌握各派官员财产秘密

大纪元记者查证发现,对于官员财产等的内部申报,中共二十多年前早已有类似规定。比如1995年发布的《关于党政机关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收入申报的规定》,2006年发布的《关于党员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2010年的《关于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到2017年2月的《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规定》和《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报告查核结果处理办法》。

2017年版的规定要求中共官员必须上报8项“家事”和6项“家产”。家事包括婚姻、子女(包括非婚子女)、因私出国(境)证件和行为、移居国(境)外、从业、被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等情况。家产包括工资收入、劳务所得、房产、持有股票、基金和投资型保险、经商办企业以及在国(境)外的存款和投资等情况。

大纪元记者还查证发现,2017年版的官员财产申报的办法,比2010年的要严很多,而且面也广,连私生子女也算在儿女当中。要求官员同时申报他们的子女的财产。

历来中共官员的个人事项由中组部是主管,2017年修订的规定由中组部独自负责解释,而2010年的“关于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是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中共中央组织部、监察部三个部门负责解释,中纪委是牵头部门。

旅美经济学者李恒青对大纪元表示,现任政治局委员、中组部长陈希是习近平的铁杆,掌握了官员的财产秘密是一个很重要的资源,哪一派都怕他。但李恒青不觉得习近平真的用这种办法来打压高层权贵。

习近平反腐不动红色权贵财产的三个例子

李恒青说,习近平反腐中红色权贵家族的财产几乎没有被触及。

他举例,红二代薄熙来和谷开来夫妻是被抓了,但是他们名下的财产被抄了多少没有人知道。另外,薄家隐藏在海外的资产是否被追回,被收归国有,也没有人知道。薄的儿子薄瓜瓜还可以在世界上到处行走,过着奢华的生活,在海外拥有巨大的财富。

李恒青说,当局为了打击薄熙来,公开重庆的一些事情只是冰山的一角。“当时薄熙来指使王立军去用打黑的办法打了很多的民营企业家,用各种借口把他们的财产罚没,据说王立军曾为薄熙来建立了一个小金库,超过一千亿人民币。如果这个是属实的话,这些钱后来在薄倒台以后,到哪去了呢?是不是又被另外的人分光了呢?是不是进入了国库呢?进入国库谁来管理?”

李恒青说,上百个中共权贵家族,习实际上没有太多地触及他们,他们的资产还都在。

他举例说,肖建华的明天系控制几万亿,肖本身就是中共政治局新老常委一大帮人的白手套。

“明天系被拆分了,到现在还没做完。但最后能给中国老百姓一个交代吗?因为交代了就会涉及到中共的执政之本。他没法交代,所以他就不交代。”

另一个例子是前政治局常委贾庆林的女婿李伯潭,贾庆林被认为是江派人马。

李恒青说,习近平反腐开始时,李伯潭就躲到了香港不敢回大陆。后来听说反腐力度有点放松了,他就回去了。结果据说他一回去,就被控制起来了。跟他在同期被控制的还有原中共央行行长戴向龙的女婿车峰。

“但李伯潭被控制了很短一段时间就放出去了,结果他那个财产根本就没动,一样是富可敌国。所以实际上习近平,他还不敢直接去打那些皇亲国戚,伤共产党的那个筋骨,他不会做。”

分析:中共为何搞内部财产申报不搞财产公开

中共当局推出的前述规定,只是属于内部审查的财产申报(上报),并非面向社会的财产公开,且并没有立法支持。

据《财新网》2016年5月16日报导,中共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表示,虽然中国建立了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但只有申报环节,没有公示环节。官员财产难以接受公众的监督,其有效性大打折扣。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对大纪元表示,内部财产申报和财产公示,是两个性质完全不同的行为。

他说:“中共实际上是一个有严密管控的庞大黑帮式组织,官员的财产申报本质上是一种投名状,就是将自己的把柄主动交给组织掌握,尤其在无官不贪的当下,这种方式是党魁严控党徒的有效手段。这个制度是对党魁负责的。前边的中化公司官员刘剑被查,不是因为贪腐行为,而是申报不老实,等于拒绝接受党魁的掌控,这就犯了帮规。”

唐靖远说,如果财产公示,就等于把党员官员的犯罪集体曝光,这是在彻底否定中共执政的合法性,其负责对象是大众,等于让大众来审判党的成员,当然不可能被中共接受。

美国经济学者李恒青表示,老百姓已经非常清楚,如果官员公开财产的话,很可能就露馅了。

“很多维权人士都是因为要求官员公开财产,被关到监狱里,因为共产党这些财产都是通过不正当渠道夺来或者是索贿索来的。它当然是非常恐惧。”

另外,官员的财产申报给当局也是要严格保密的,李恒青说:“真正解决腐败的问题是要公开的,让全民来监督你,财产要公诸于众,腐败官员就无路可逃了。”

袁红冰也表示,中共官员几乎每个人都有很多的房产。如果公布财产,人们就会发现,中共的官员现在是整个中国社会中最富有的一个阶层。

逐渐消失的“财产公开”呼声

翻查中国网路发现,在习近平上台之初,要求官员财产申报,并且进行财产公示的呼声开始高涨。

新浪网2012年的“新观察”专题报导,提到这年11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在北京主持召开反腐座谈会,多位专家谈到尽快实行官员财产收入申报公开问题。其中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周淑真提出建议,采取新人新办法,老人老办法。谁想从政,谁先公布。

该报导还说,广东纪委书记黄先耀表示,正在选择区县试点官员财产公示。据报,实际上,从1987年官员财产申报制度首次被提出,官员财产申报公开制度的多个试点,均悄然夭折。

已停刊的《争鸣》2013年曾指,中共党政、国家机关部门公职人员等申报财产情况及子女财产、国籍工作迟延。在十八届政治局常委中,张高丽成为抗拒财产申报的常委。

2016年10月下旬,路透社曾报导称,王岐山一直努力推动“官员财产公示”和“反腐败法”这两个反腐制度,却遭到中共内部的强烈抵抗。

在民间,2012年12月9日,丁家喜和许志永、孙含会、王永红等公民发表致新任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公开信,要求205名中共部级以上官员率先财产公示,征集公民联署超过8000人。丁家喜还联络各地公民,组织多个城市的要求官员财产公示的活动。

2013年4月17日,丁家喜被当局以“非法集会”罪名刑事拘留。2014年4月18日,丁家喜被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判刑三年六个月。

2019年中共全国“两会”前夕,一批在京访民再度要求官员公布私人财产。访民2月10日在北京南站,拉起写有“强烈要求官员公开私人财产”的红色横幅,并上传网路。

2019年12月22日,中国著名社会学者郑也夫在海外发文,直指中共官员财产公示应由7名常委开始。但中南海毫无回应。

近两年的“两会”再没有相关呼声。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表示,在一党专政,司法没有独立的情况下,让七常委带头公示财产并无意义。因为谁都无法知道这些财产是否只是九牛一毛。在这个前提下让七常委公布财产,只会让他们进行一次廉洁秀,捞取更多执政合法性。

责任编辑:李穹#

Leave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