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玲忆当年和毛泽东的风流往事,和毛泽东对...

丁玲原名蒋冰之,湖南临澧县人,一九O六年生,一九二六年后以《莎菲女士日记》等小说驰名文坛,为一代追求个性解放的女作家的佼佼者。曾在北京与沈 从文、胡也频同居,后与胡也频结婚。一九三一年胡在上海被国民党处死,她加入共党地下组织,并主编左联机关刊物《北斗》杂志。一九三三年被捕,关押在南 京监狱。狱中与一特务同居,并生下一个女儿。一九三六年夏获释,旋即赴中共主力红军所在地瓦窑堡。

毛泽东

毛泽东


 正是在瓦窑堡,丁玲与毛泽东相识,并达成短暂的亲密情谊。其时,周恩来、毛泽东率领的中央红军完成了二万五千里长征,熬过了最艰苦的岁月,住在瓦窑堡休息、整顿。

 其时,举国上下,民众要求抗日、反对内战的浪潮风起云涌。此时,毛泽东的妻子贺子珍住进了老乡家里,去生第五胎女儿娇娇,即后来的李敏。毛泽东是个 无论公事、私事均欲望极强、难耐寂寞的人。他利用贺子珍生育这个闲暇,而与其它女性作超越同志感情的交往。下面引述丁玲女士本人晚年的一段回忆。晚年的丁 玲本是一个一改她年轻时风流浪漫品德、思想意识十分马列的老作家。可以说,她一生中最美好的二十多年岁月(一九五五年一九七九年),都是在中共的监狱里及 劳改农场里渡过的。她是知识分子被中共洗脑成功了的典型。可是一九八一年,他接受美国爱霍华大学国际写作计划的邀请,到北美访问旅行了近半年,真正呼吸到 了人间的自由空气,并无形中受到感染。一九八二年春天,她回到了中国大陆后,思想上也一度呈现过解放状态,或称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污染。

毛泽东

毛泽东


 该年盛夏,她来到渤海湾避暑胜地大连,跟一位爱好文学的中年科学工作者同住在一所疗养院里,清爽的海风,金色的沙滩,婆娑的绿树,难免勾起这位饱经沧桑的老人的无限情怀,回忆往事,其中不乏对毛泽东的楚楚哀怨:

 他是个帝王思想很重的人,那时候的红军队伍,中央机关,驻扎在陕北瓦窑堡,可不像后来的这样风光排场。经过了二万五千里长征,九死一生,剩下的人, 兵残将败,惨不忍睹。无论是高级领导人还是普通士兵,个个破衣烂衫,面黄肌瘦,四散在当地老百姓家里,懒懒散散地进行整休。

 这就是我一九三六年离开南京监狱,到陕北来投奔中央红军时看到的样子。在瓦窑堡,我第一次见到毛委员。他瘦高瘦高的个子,头发也很长,衣服很旧,裤 子上打着补丁。那时大家还不称他为主席,熟人都喊他原名润之。他大约原先也听过我的名字,晓得我也是湖南人,所以见了面很随和,亲热,爱开玩笑:久闻不如 一见,你就是鼎鼎大名的丁玲啊?他问了我许多上海、南京的情况,特别是鲁迅和左联的情况,为甚幺要有国防文学和革命大众文学?这两个称号的争论等等。

 有三天三晚我们都在一起。后来话说的多了,他便说起跟革命相关的事来。他拉着我的手,扳住我的指头,一个一个地数起三宫六院七十二妃来。他封贺子珍 作皇后。丁玲,你就封个贵妃吧!替我执掌文房四宝,海内奏折。但我不用你代批奏折,代拟圣旨……,那是慈禧干的事情,大清朝亡在她的手里……接着,他又封 了其它的一些红军女性作六院贵妃。再后,他和我数起七十二才人来。可是,瓦窑堡地方太小,又很偏僻,原有居民不过两千人,加上中央机关干部,警卫部队,也 不过四五千人,又是一个以男人为主体的世界。把瓦窑堡地方上稍有姿色的女人算在一起,也凑不了七十二才人。还包括了几个没来得及逃跑的财主家的姨太太呢。

 他是个有趣的人。在他最落魄的日子里,也没有忘记作皇帝梦。他扯着我的手说:看来瓦窑堡民生雕敝,脂粉零落,不是个久留之地,嗬嗬嗬……。

 丁玲老人是带着批判的意识忆及这段甜蜜的往事的。事后,他又大约觉得说漏了嘴,对伟大领袖大不敬,很有些后悔。他严肃地告诫那位中年科学工作者,伟 大领袖这类开玩笑的事,不应在传给第三个人听,谁传了谁负责任。中年科学工作者见老人一片至诚,当然答应保密。为免事端,两人相互敬而远之,不再往来。

 再说当年丁玲随中央红军抵达延安,便在周扬为副院长的鲁迅艺术学院小住过一些时日,并继续写作。那时丁玲才三十出头风华正茂。其时已发生过西安事 变,国共两党达成了第二次合作共同抗日。毛泽东则正式坐上了中央军委主席的交椅,取代周恩来执掌兵权。风姿绰约的北平女子吴广惠、金发洋女史沫特莱亦来到 了延安,并进入了毛泽东的私生活,自然把个容易惹是生非的女作家置之脑后了。毛泽东只是让他到八路军抗日根据地去看看,深入民众,体验生活,搜集创作素 材。丁玲依言到了山西太行山的八路军总部。据说她最初追求过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后又追求总参谋长刘伯承,均未获结果。于是重返延安,在红军大学任教, 并主编《解放日报》文艺副刊。后与她的秘书、小她十四岁的剧作家陈明结婚。

 一九四二年三月,她在延安《解放日报》上发表了著名的《三八节有感》,道出了革命圣地延安妇女们生活苦闷的真实状况,加上该报发表的另一篇散文《野 百合花》(王实味作,他于一九四七年被康生秘密枪决),引起贺龙等一批前军人的愤怒,指目文化人在后方妖言惑众,动摇军心,声言要毙了这些摇笔杆子的。毛 泽东为着安抚前线军人,将《三八节有感》、《野百合花》纳入整风内容,进行了严肃批判。抗战胜利后,丁玲去了华北,参加农村土地改革,恰恰写出了一部长篇 小说《太阳照耀在桑干河上》,经中共推荐,获一九五一年度斯大林文学奖二等奖。

 中共建政北京后,丁玲历任中共中央宣传部文艺处处长,中央文学讲习所所长,《文艺报》主编,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文学艺术联合会副主席等,红极一时。她与中共的另一员文艺大将周扬宿怨新仇,关系日趋紧张。

 一九五五年夏天,毛泽东忽然念及旧情,约请丁玲在中南海里划过一次船。玉液泛舟,眷顾隆恩。小船上只有毛泽东和丁玲两人。毛泽东自然是亲自掌舵了。 忆述之余,毛泽东忽然问:冰之,你工作有甚幺困难?你觉得周扬这人怎样?丁玲见主席又亲切地唤起了自己的小名,一时便忘乎所以,半娇半嗔地把历年来心中积 蓄下的对周扬的怨恨,一古脑列数出来:周扬有十大问题……丁玲太过天真,太过事业心,太过政治化了。她原该绕过毛泽东的话题,说些开心有趣的事,逗毛泽东 快快乐乐的,使毛泽东喜欢她的知识和智能,为日后的再次被宠幸铺平道路。

可是共X党的斗争哲学使她执迷,只急于告御状而不揣摩毛泽东的帝王心理,从而犯下 了她一生中最大的失误……毛泽东认真地听着,凝视丁玲的面庞。此时的丁玲,年近半百,身子发福,头发也变了色,脸上有了皱纹,徐娘老矣,不复当年风韵…… 毛泽东耐心听她讲完,倒真的笑了:你讲周扬有十大缺点,我倒是觉得周扬还有两个优点,他的马列主义水平可以……。

 此后,毛泽东再没有单独召见过丁玲,他已觉得她已是个乏味的女人。

 一九五五年,在文敌周扬的主持下,呈报毛泽东同意,丁玲以丁玲、陈企霞反党集团一案被捕,一九五六年获释,闹翻案。一九五七年,经毛泽东亲自批示, 将丁玲定为资产阶级右派分子。丁玲被流放到中苏边界的北大荒农场劳动改造。在北大荒农场,她还曾经直书毛泽东,请求帮助。毛泽东在感情上、政治上均抛弃了 她,自然不再理会并为其平反,继续下放到山西农村劳动。

直到一九七九年,华国锋被邓小平赶下台,她才以病老之身,回到北京,重新当上了中国作家协会副主 席、全国文联副主席。令人深思的是,历尽三十年的政治折磨之后,她仍然保持着共X党人的传统的左倾意识,对新进的中青年作家及其作品,指责多于鼓励,且都 是政治上的指责。

 一九八六年三月初,丁玲于北京逝世。直到临终前,她仍在为自己一九三六年南京监狱的变节一事奔走,以求历史的清白。中共总算为她作了彻底的改正,她才结束了她多姿多彩而又多灾多难的一生。中国大陆的青年一代作家不太能够谅解她,原因是她明知包括毛泽东在内的种种虚伪腐败的生活真实,且她本人又是长期 的受害者,却固执教条,不肯清醒。

毛泽东和丁玲在延安时期合影

毛泽东和丁玲在延安时期合影

至死不悟 揭秘丁玲与毛泽东的迷离往事

近日网上流传一篇文章,介绍知名女作家丁玲与毛泽东之间的迷离关系。丁玲是少有的惨遭迫害几十年之后依然对共产党感恩戴德、被后人称为“至死不悟”的人。观察她的一生,也许能帮助人们走出怪异思想的漩涡。

她结婚三次。与第一任丈夫胡也频育有一个儿子,胡是共产党,1931年胡被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枪杀;与第二任丈夫冯达育有一女,1932年她加入共产党,1933年她被国民党软禁三年,后来在共产党的安排下,来到陕北延安。她的第三位丈夫陈明,比丁玲小13岁,1942年两人在延安结婚时,丁玲38岁,陈明25岁。不过日后给丁玲带来厄运的,还有她的情人——冯雪峰,1957年,她和他被打成“丁玲、冯雪峰右派反党集团”。

1958年1月26日出版的《文艺报》,刊出《再批判》特辑,毛泽东亲自修改的编者按说:“再批判什么呢?王实味的《野百合花》,丁玲的《“三八节”有感》,萧军的《论同志之“爱”与“耐”》,罗烽的《还是杂文时代》,艾青的《了解作家,尊重作家》,还有别的几篇。上举各篇都发表在延安《解放日报》的文艺副刊上。主持这个副刊的,是丁玲、陈企霞。”“丁玲、陈企霞、罗烽、艾青是党员。丁玲在南京写过自首书,向蒋介石出卖了无产阶级和共产党。

大右派丁玲

大右派丁玲

她隐瞒起来,骗得了党的信任,她当了延安《解放日报》文艺副刊的主编,陈企霞是她的助手。”“这些文章是反党反人民的。1942年,抗日战争处于艰苦的时期,国民党又起劲地反共反人民。丁玲、王实味等人的文章,帮助了日本帝国主义和蒋介石反动派。”“1957年,《人民日报》重新发表了丁玲的《“三八节”有感》。其他文章没有重载。‘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许多人想读这一批‘奇文’。我们把这些东西搜集起来全部重读一遍,果然有些奇处。奇就奇在以革命者的姿态写反革命的文章。鼻子灵的一眼就能识破,其他的人往往受骗。

外国知道丁玲、艾青名字的人也许想要了解这件事的究竟。因此我们重新全部发表了这一批文章。谢谢丁玲、王实味等人的劳作,毒草成了肥料,他们成了我国广大人民的教员。他们确能教育人民懂得我们的敌人是如何工作的。鼻子塞了的开通起来,天真烂漫、世事不知的青年人或老年人迅速知道了许多世事。”8次点到丁玲。

尽管丁玲为共产党写了很多歌功颂德的文艺作品,不过她因为几篇类似《三八节有感》的杂文,成为延安整风中被批评的对象,在接踵而来的“审干”中,丁玲被捕的历史又似霍桑笔下无法隐灭的“红字”,梦魇般地纠缠着她。1955年丁玲又成为“反党小集团”的头目,1957年成为闻名全国的大“右派”。经历了风霜雨雪的北大荒岁月后,她被关进秦城监狱;出狱后又被流放山西,直到1979年才重返北京,恢复党籍;直到她死前两年的1984年,她被捕的历史问题才得以“恢复名誉”。

杨开慧的好姐妹?

1936年当丁玲来到延安时,已经是小有名气的亲共作家。她27岁担任“左派文联”刊物《北斗》主编,28岁加入共产党,32岁她离开儿女,只身来到延安。《揭秘毛泽东与丁玲的迷离往事》一文中写道,丁玲的突然到来,毛泽东深表欢迎,特在窑洞中为丁玲举行欢迎宴会。比毛泽东小11岁的丁玲,自称是毛的发妻杨开慧的同窗好友,因两人志趣相同,说话投机,杨开慧大丁玲三岁,常以姐妹相称。

文章没有提到的是,杨开慧因为毛泽东而被国民党关押,但毛不但不想办法营救带着他两个儿子的杨开慧,而且在没和杨开慧离婚的情况下,就在井冈山与贺子珍同居,并先后生下9个孩子,到延安后,毛又和江青结婚,抛弃了贺子珍。按常理,丁玲应该为杨开慧的被抛弃而看清毛泽东,但文章说,丁玲十分崇拜毛,称他是“大奇人”,对其佩服之极,网友称,从这点看,丁玲就不正常。

得到毛的赏识

毛泽东丁玲朱德

毛泽东丁玲朱德

由于得到毛的赏识,丁玲刚到延安4个月就担任中国文学协会主任。不久毛还写下一首诗《临江仙》给丁玲,说:“……洞中开宴会,招待出牢人。纤笔一枝谁与似,三千毛瑟精兵。阵图开向陇山东,昨天文小姐,今日武将军。”这可谓是毛写给大陆作家唯一的一首诗。

当毛意识到笔杆子和枪杆子一样重要时,毛有意栽培丁玲,小有才气的丁玲也非常努力,创作了不少体现工农兵群众的“革命文艺作品”,如1948年发表的长篇小说《太阳照在桑干河上》;毛还将丁玲与鲁迅、茅盾、郭沫若等人并列,令其受宠若惊。从1950年到1955年底,丁玲历任中宣部文艺处处长、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党组书记和《文艺报》、《人民文学》主编。

不过好景不长,接下来丁玲像杨开慧那样领教了毛泽东的翻脸无情。在她生命最后30年中,她基本上一直生活在痛苦中,用她的话说是“几十年苦楚”。不过可怜的是,她至死都没有明白,这一辈子活着为了什么,谁给她带来无尽的苦楚。

至死不悟 歌颂“党妈妈”

1984年8月,80岁的丁玲终于盼来了“组织上”给她的“关于为丁玲同志恢复名誉的通知”。她一字一句地念到:“……‘文化大革命中把丁玲同志打成叛徒’,属于诬蔑不实之词,应予平反。……她在二十多年的长时间里,虽身处逆境,但一直表现好……(后来)几次出国活动,都有良好影响。……”

在给中央组织部的感谢信中,丁玲把这份通知称为“红日”,并兴奋不已地向对其进行惨忍迫害的中共大表感激之情。她还称,对党的感激之情如“热泉喷涌”,“党呵!母亲!你真伟大!”

共产党的祭品

不难看出,1984年的丁玲,脑子还停留在她被关押前的1955年的思维状态中。美国精神科医生杨景瑞曾指出,丁玲就像得了斯德哥尔摩症的患者,身受歹徒迫害,但反过来还感谢歹徒。不过有人不同意这个观点,认为丁玲是中共特权阶层,没有生活在恐惧中。其实仔细分析丁玲的一生,不难看出她的精神恐惧埋藏得很深很久。

就拿那篇被延安整风批斗的《三八节有感》。丁玲只是客观介绍了当时共产党在延安男多女少,不尊重妇女的事实,她还没有真实揭示共产党高层“共产共妻”的乱伦行为,就那么一点私下的牢骚,就给她一生带来巨大灾害,一直到死前,她都生活在恐惧中,担心她的行为不符合“党妈妈”的要求,再次被共产党抛弃,再次成为暴政的专制对象。

今日还有极少数人像丁玲一样,把共产党视为精神寄托,丁玲的遭遇就是一面镜子。她一生追寻共产党,但换来的是一生的苦难。谁愿意重复她的生活呢?可是,跟随共产党走的人,谁又能摆脱丁玲类似的遭遇呢?

鲜为人知:著名女作家丁玲是毛泽东的贵妃

 

丁玲,原名蒋冰之,一九O四年出生於湖南临澧县一个书香世家。四岁丧父,随母亲在任教的学校里长大。一九二二年到上海,入读陈独秀、李达等共产党人创办的平民女子学校,不久经瞿秋白介绍入读上海大学中文系。一九二四年到北平,在北京大学旁听文学课程。一九二五年与同乡、青年作家胡也频结婚。一九二八年在上海《小说月报》发表小说《莎菲女士的日记》及一系列表现新思潮新女性的作品,成为广受注目的女作家。一九三O年加入中国左翼作家同盟,一九三一年丈夫胡也频被国民党政府杀害。

一九三二年她加入中国共产党,担任「左联」领导职务,成为鲁迅的忠实信徒、学生。一九三三年五月被国民党特务秘密逮捕,在南京监狱关押三年多。狱中与一疑为国民党线民的男子同居,生下一女。一九三六年九月在地下党组织的安排下逃离南京,同年十一月抵达中共中央的所在地陕北保安县瓦窑堡,见到破衣烂衫的红军领袖毛泽东。

两位老乡一见倾心,亲密相处了几天几晚。丁玲后来回忆,说毛主席在瓦窑堡时即表现出来帝王思想,曾拉著她的手把瓦窑堡的女人(包括红军女战士、未及逃亡的地主小老婆)数了个遍,封了个遍,也未能凑齐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毛泽东喜欢女作家丁玲,丁玲崇拜红军英雄毛泽东。毛泽东亲为写下词一首相赠,以纪念两人的这段露水情缘。

 

/life/data/uploadfile/201106/20110619084844202.jpg

作家丁玲

临江仙.给丁玲同志
(一九三六年十二月)
壁上红旗飘落照,
西风漫卷孤城,
保安人物一时新。
洞中开宴会,
招待出牢人。

纤笔一枝谁与似?
三千毛瑟精兵,
阵图开向陇山东。
昨天文小姐,
今日武将军!

一九三七年初,中共中央机关迁入延安城。没有当过一天兵的「文小姐」丁玲,竟被毛泽东恩宠相加,破格任命为中央警卫团政治部副主任,直叫那些九死一生长征过来的红军将士目瞪口默。不久国共两党二次合作,红军接受南京政府改编为八路军,丁玲又被任命为八路军总司令部延安留守处主任,过后才由萧劲光接任。怎奈丁玲小姐文学习性不改,无意在军界发展,当毛泽东的军中贤内助。该年年底,上海女星蓝苹投奔到延安,年轻美貌,风情万种,不久即投入到毛泽东窑洞里(毛妻贺子贞已去苏联治病)。丁玲哪里是「浑身骚得出水」的蓝苹的对手?很快在毛泽东面前失了宠。一九三八年某日,毛泽东在自己住的窑洞里摆下两桌酒席、宣布替蓝苹改名江青,并正式同居。

丁玲是唯一收到请柬拒绝赴宴的人。毛泽东不再需要丁玲,她的职务改为陕甘宁边区文艺协会副主任,《解放日报》文艺副刊主编。正是在这个副刊主编的任上,丁玲发表了著名文章《三八节有感》,感叹革命圣地延安仍是男权主义的天下,年轻漂亮的知识女性多成为首长们家中的花瓶,意指「玩物」。《解放日报》副刊上还连载了作家王实味的系列杂文《野百合花》,批评延安中央机关领导人生活特殊化,革命队伍内部生活待遇等级化,「衣分三色、食分五等」;八路军、新四军将士在前方英勇杀敌,流血牺牲,延安的首长们享受娱乐,「歌啭玉堂春,舞移金莲步」……。丁玲、王实味的文章在延安产生出巨大的反响,广受好评和认同,从而惹怒了领袖毛泽东、江青夫妇。

一九四二年毛泽东发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丁玲、王实味都参加了会议。接著开始延安整风运动,丁、王受到严厉批判。幸而丁玲还和毛泽东有过肌肤之亲,受批判后即和丈夫陈明(其时是丁玲的秘书,小丁玲十四岁)离开延安,赴晋察冀抗日根据地深入生活,改造思想,并相继写出《一颗未出膛的枪弹》、《我在霞村的时候》、《太阳照在桑乾河上》等大量长、短篇小说,留在延安的王实味可就惨了,整风中被打成「叛徒」、「国特」、「托派分子」,关入黑牢,受尽刑讯逼供。一九四七年春天延安大撤退,康生押解王实味等六十多名「叛徒、特务、托派分子」到黄河岸边,经得贺龙同意,全部执行枪杀,抛尸滚滚黄河浊浪……。

一九四九年中央机关进北京,毛泽东对丁玲的恩宠尚存。经党中央推荐,她的长篇《太阳照在桑乾河上》和周立波的长篇《暴风骤雨》,获得一九五O年度斯大林文学奖金。丁玲如坐春风,当上中宣部文艺处处长、中国文联副主席、作协副主席、《文艺报》主编、中央文学讲习所所长等。可惜春风得意,锋芒毕露,对毛泽东、江青夫妇有所不恭,时有闲言碎语。

一九五六年经毛泽东批准,被打成「丁玲、陈企霞反党集团」首要分子。一九五七年毛泽东更写下一道圣旨「丁玲、罗烽再批判」,丁玲被打成极右分子,押送北大荒农场劳改。自一九五八年起,她在农场养鸡,小孩见了她就骂北京来的臭右派,就用石块、土块击打。她实在受不了折磨,两次给北京的「亲爱的毛主席」写信,恳求「亲爱的主席救救我」……。但毛泽东对她恩断情绝,既已把她往死里整,还会施以援手?后来还是农垦部长王震将军听到汇报,才安排她去教小学,保住性命。

一九六六年文革风暴一来,王震将军也保不了她了,她被投入监狱,直关押到一九七七年,毛死江囚一年之后才出狱,回到北京。经历二十几年的无妄之灾,丁玲已是白发苍苍的老妇人,断送了写作生命。

这就是女作家丁玲。长沙毛泽东文学院,把她和毛泽东塑成雕像陈列,是何用心?是寓意他们的亲密关系?还是毛泽东的冷酷绝情?

1957年,徐建春给毛主席点烟的情景(摄影:洪克)

 

中共高层那段换妻共妻的历史, 鄂豫皖苏区革命历史档汇集(共产党文献)记载一个领导可以和数十数百女性发生性关系

Leave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