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国联军侵华战争的真相,中国人民主动为八...

八国联军为什么侵华,老百姓主动帮助八国联军。现代中共的八国联军史是被歪曲或误解最严重的一段中国近代史。

老百姓主动帮助八国联军? 事实上这种现象早就不是第一次发生,1841年鸦片战争中的虎门大战,清军虽然奋勇抵抗,然而遭遇惨败,1300多人牺牲,相比之下,英国人只有数十人的损失,而一旁的老百姓,则在珠江周围观看,《泰晤士报》记录了这群看客的众生相:“珠江两岸数以万计的当地民众,平静的观看自己国家的军队与英军的战事,好像观看两个不相干的人争斗。当挂青龙黄旗的官船被击沉,清军一个个当落汤鸡时,两岸居民居然鼓起了掌,并发出像看马戏看到精彩处的样子,发出哄笑声……”

而到了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英法联军进入北京城,火烧圆明园,然而根据晚清经学家,这场灾难见证者王闿运回忆,最先冲进圆明园劫掠放火的并非洋人,反而是老百姓:“至二十二日夜,英法兵即入园大掠。其实,当地人已先纵火焚掠,于是洋人继之。掠之所至,焚亦随之,至为惨淡。”

一位西方随军牧师,也是如此回忆:“我们进入内宫,发现了成群结队的中国人,在抢劫他们皇帝的东西,我们检查他们的篮子和包裹,发现了瓷器和毡毯,当时他们不敢走进最好的宫殿,因为他们惧怕我们。”

有鉴于此,重新审视、重新评价这场战争是非常必要的。更何况,清皇朝的历史好像正在今天重复。

八国联军进攻紫禁城的时候 百姓为何帮助联军运粮食搬梯子

八国联军为什么侵华?两句话可以概括
(1)清廷既然向西方各国正式宣战(这场战争由清廷一手挑起),外国联军从大沽口登陆,威逼京城,不是顺理成章的吗?
(2)西方各国并无灭亡中国的打算;进军北京,除了向清廷施压之外,主要还是为了解救被困京城、危在旦夕的各国外交官和传教士。

为行文方便,首先需要给这场战争起个名字。若遵循“甲午战争”的命名法,这场战争应称“庚子战争”,因为战争发生在庚子年,由“庚子之乱”引起。

庚子之乱,乱自拳匪。“拳匪”是对义和团最准确的称呼,其首领(李来中、张德成、曹福田等)及骨干是不折不扣的土匪、流氓、骗子。他们以反对外国传教、抵制洋货、铲除洋人、二毛子(汉奸)为名,聚众闹事,为非作歹。清廷(西太后)被他们“刀枪不入”的骗术所惑,想利用义和团打洋人,义和团遂打出“扶清灭洋”的旗号,“奉旨造反”。“灭洋”者,一切沾‘洋’字的均在消灭之列。洋人、洋妇、洋孩固然格杀勿论,信洋教的亦罪不容诛。拳匪杀害外国传教士、洋人工程师、华人基督徒和他们的家人,烧教堂,扒铁路,割电线,拔电杆,烧车站,毁桥梁,捣学校,砸医院,破邮局,毁机器,沉轮船,烧(西)药房,抢银行,打家劫舍,杀人放火。一时间,红色恐怖(拳匪头扎红巾,腰系红带)笼罩中国大地和京都地区。

拳匪称外国人为“毛子”,华人基督徒为“二毛子”,“通洋学”、“谙洋语”、“用洋货”者依次为“三毛子”、“四毛子”……直至“十毛子”。各类“毛子”,拳匪均视如寇仇;轻则殴辱抢劫,重则乱刃加身。时人记载:有用洋物者“必杀无赦,若纸烟,若小眼镜,甚至洋伞、洋袜,用者辄置极刑。曾有学士六人仓皇避乱,因身边随带铅笔一支,洋纸一张,途遇团匪搜出,乱刀并下,皆死非命”。甚至发生“一家有一枚火柴,而八口同戮”。“义和团之杀教民毛子也,备诸酷虐,锉舂,烧磨,活埋,炮烹,支解,腰杀,殆难尽述”。“保定属有张登者,多教民,团匪得其妇女,则挖坑倒置,填土露其下体,以为笑乐。”

红色恐怖中,不仅沾‘洋’字的大祸临头,就是政府高官、皇亲国戚在拳匪面前都不免战战兢兢。拳匪说谁是汉奸,谁就是。“鉴别”的方法是所谓焚表,即在烛火上燃烧一张黄裱纸,纸尽灰扬,表示得到神的默认,此人才能免祸(不是汉奸)。要想加害于人,焚表时略作手脚,此人即在劫难逃。拳匪甚至猖獗到了闯到紫禁城里去杀“头号卖国贼”,即思想开明的光绪皇帝。

制造恐怖、疯狂排外的不仅是拳匪,还包括官军。杀外国人和二毛子杀红了眼,清军竟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北京街头杀害德国公使克林德和日本公使馆书记官杉山彬(对后者破腹剖心)。各国多次正式通告、照會,請求清政府采取措施,保护外交官和传教士,清政府的回应是变本加厉。既而,清政府竟然昏聩、疯狂到向西方各国同时宣战,派重兵围攻北京大使馆区和西什库教堂,妄图杀尽在北京的各国外交人员,以及躲在西什库教堂的所有外国传教士和教民。这样的政府、这样的暴民,不教训行吗?

庚子战争是中国的国耻。耻辱不是因为战败,而是政府和百姓表现出来的令人难以置信的愚昧、野蛮和狂妄,是中国犯下的严重战争罪行。此战是人类战争史上的奇观,其空前绝后处有八,容我一一道来。

(一)中国在大规模残杀外国传教士和教民(本国基督徒)、焚烧教堂、杀害外交官之后,向当时世界上所有的强国同时宣战,计有英国、美国、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俄国、奥匈帝国、西班牙、比利时、荷兰等十一国。几年前的甲午战争,一个日本已经把中国打得落花流水。现在清廷挑战全世界的列强, 《宣战诏书》宣称要对各国“大张挞伐”,这种愚昧和狂妄,古往今来可有先例?

当时的中国能够进入内陆地区的只有传教士,而义和团运动仇恨的一个重要目标正是教会组织。教会在中国吸纳教众引起了当地人的很大不满,这里面固然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传教者中间良莠不齐,不过就以几个传教士的能力,又能做出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来呢,为何能够掀起这么一场巨大的排洋风潮?

回顾当时发生的“教案”,绝大多数并非利益冲突,而是思想冲突,当时的中国人指责洋人的宗教是宣扬“无君无父”,还有妇女若是信教则被视做“伤风败俗”之事。比如1875年元月,荆州教案,旗营妇女诵经,被其夫逼杀。

中国古代文化与西方宗教文化的对立是造成后来仇洋情绪泛滥的根源。除此之外,当时人们的无知和愚昧也是造成这种敌视情绪的重要因素。比如通过自己的想象虚构一些现在看来极其荒谬的“洋鬼子罪行”:

(洋)银必取中国人睛配药点之,而西洋人睛罔效,故彼国人死,无取睛事,独中国人入教则有之。……(洋人)能咒水飞符,摄生人魂与奸宿,曰神合。又能取妇女发爪置席底,令其自至。取男童女童生辰粘树上,咒之,摄其魂为耳报神,……甚或割女子子宫、小儿肾子,及以术取小儿脑髓心肝!(《反洋教书文揭帖选》9页)

(北京西什库教堂)墙壁,具用人皮粘贴,人血涂抹,又有无数妇人赤身露体,手持秽物站于墙头,又以孕妇剖腹钉于楼上,故(义和团)团民请神上体,行至楼前,被邪秽所冲,神即下法,不能前进,是以难以焚烧。又兼教堂有老鬼子在内,专用邪术伤人,固难取胜,反多受伤。(《庚子记事》28页)

在当时广为流传的义和团揭帖中记载了众多类似这样的控诉洋教的文字,经受过现代科学教育的人们不会相信这一套,不过当时的义和团自己也到处开坛做法,人们自然深信不疑。

义和团运动于90年代后半期起源于山东和直隶,以“练拳”为名组织起来,攻打教堂,反洋教。1898年10月下旬,山东冠县梨园屯拳民起义,使义和团运动迅速兴起,从山东发展到直隶,并于1900年夏进入北京天津。

 

(二)清廷对十一国宣战,外省督抚中的头脑清醒者,如李鸿章、刘坤一、张之洞、袁世凯等,看到亡国之祸就在眼前,遂发起“东南互保”,公开声明在战争中保持中立。他们与各交战国达成协议,东南各地方政府不奉行宣战诏令,列强也不得在东南地区启衅。中央政府作战,地方政府中立,并与各敌国互相保护,如此荒唐之事,古往今来可有先例?

(三)两国交兵,不斩来使。以文明古国自命的中国在庚子战争中的首要战略目标竟然是攻陷北京的各国公使馆,杀尽各国外交官和家属(以及被使馆庇护的中国教民)。战争中应该保护外国侨民;中国政府竟公然悬赏捕杀洋人:“杀一洋人赏五十两、洋妇四十两、洋孩三十两”。这种杀尽外交官、杀尽洋人妇孺的野蛮、残酷,古往今来可有先例?

庚子战争中,大部分在北京的外国公使馆被焚毁,包括法國、意大利、比利時、奥國、荷蘭的公使館;各国外交官、家属及使馆庇护的中国人躲到建筑坚固的英国公使馆避难。在清军及拳匪的猛烈攻击下(包括火攻),使馆内七十一人遇难,其中有六名儿童(更多兒童在饥饿、病痛中掙扎),数百人受伤。对外国传教士,中国要斩尽杀绝。根据教会(保守的)统计,241名外国传教士和家属在庚子战争中遇害;其中天主教传教士53人,新教传教士及其子女188人,其中儿童53名。中国的基督教教堂绝大部分被破坏、焚毁。

以使馆、教堂为武力攻击目标,以外交官、传教士为疯狂屠戮对象,这是德国、日本法西斯在二战中都没干过的。

(四)如前述,中国在庚子战争中的首要战略目标是攻陷京城的各国公使馆。一个国家用战争手段、正规军倾全力攻打京城的外国使馆,本应易如反掌,得手不过“一弹指间”,可是竟然久攻不克,最后以失败告终。如此战绩(或曰败绩),古往今来可有先例?

双方的力量对比如何?攻打外国使馆的清军主力是董福祥的“甘军”,加上拱卫京师的御林军“虎神营”、“神机营”的配合。董福祥麾下的甘军至少有二十七营,以每营五百人计算,甘军人数至少一万三、四千。“使馆区内被围者约3000人,当中2000人为寻求保护之华人,外国男性400人,女性147人,儿童76人”(摘录自《维基百科》)。

兵力对比如此悬殊,武器装备呢?过去中国人一个遮羞的说法是我们的大刀长矛对外国的洋枪大炮,这是彻头彻尾的谎言。中国军队早已经现代化了。当时清军在北方的主力“武卫五军”(即董福祥的甘军、聂士成的武毅军、袁世凯的新军、宋庆的豫军和武卫军统帅荣禄自领的中军)的武器装备并不比外国联军差。他们不仅配备洋枪洋炮,而且“出洋操”,即按外国军法操练。

(五)中国在庚子战争中犯有严重的战争罪行。战败之后,西方列强对中国的态度称得上是宽大为怀,并未苦苦相逼。在《辛丑条约》的谈判中,费时最久、争论最烈的是条约第二款“惩办祸首”。战争的罪魁祸首无疑是西太后,这是明摆着的。但是不要说对西太后的任何惩罚,就是对她任何公开的批评,都是中国方面绝对不接受的。西方列强最后尊重了中国对最高统治者不能碰的“底线”。

有人对《辛丑条约》规定的四亿五千万两赔款不能释怀。战争赔款一般是对战胜国军费的补偿。战争的开支浩繁,尤其是海外作战。庚子战争,清廷向十一国宣战,与八国联军作战,各国的军费加起来自然是一个大数目。从庚子赔款中唯一获利的是俄国。俄国独得一亿三千多万,占总赔款额的29%。俄国的战争支出是一亿七千万卢布,而所得赔偿,折合卢布一亿八千四百万;收支相抵,净赚一千四百万卢布。

中国人的仇外宣传,只谈《辛丑条约》的巨额赔款,从不提西方列强以后纷纷退还庚子赔款的史实。首倡义举的是美国。美国获赔款2444万;它将尚未支付的1078万从1909年1月起退还中国,帮助中国办教育。其它各国(日本、俄国除外)纷纷效仿美国,退还赔款。一些退款被中外双方用来加强中国的基础建设;如英国退还的赔款就用来在中国兴修铁路。

(六)在庚子之乱和其后的战争中,中国民众被拳匪、官军涂毒、祸害;“灭洋”的大屠杀、大破坏使国家经历了空前的浩劫。是外国联军攻占北京、剿灭拳匪之后,恢复了正常的社会秩序。“解民于倒悬的”竟是外国军队,这不也是战争史上的奇观吗?

八国联军在中国烧杀奸淫、无恶不作,这是中国人从小就被灌输的众多谎言中相当突出的一个。此乃中国人的自欺欺人。烧杀奸淫、无恶不作的确有其人,但不是外国军队,而是中国人自己。在庚子之乱和其后的战争中,“兵匪焚掠京师”,“尸积如丘,血流成渠”。“兵匪”者,清兵拳匪是也,凿凿见证,史不绝书。

根据教会保守的统计,241名外国传教士和家属在庚子战争中遇害。中国基督徒的牺牲尤为惨烈,两万三千多教徒被血腥屠杀;其中天主教徒一万八千人,新教徒五千人。对外国传教士和华人基督徒的屠杀,不仅发生在华北(河北、河南、山东、山西、内蒙古)和京津地区,而且发生在东北(辽宁)、湖南、浙江、江西、陕西等省,可谓屠戮遍九州。下面一段文字摘录自《维基百科》“义和团运动”条目,记述清军和拳匪在山西太原屠杀外国传教士的暴行;史料来源于清人著作《拳变余闻》。

过去中国为拳匪开脱罪责的流行说法是:国人痛恨洋人传教,因为那是帝国主义的文化侵略;国人痛恨“二毛子”(华人基督徒),因为他们仰仗洋人的势力,横行乡里,欺侮同胞。凡是对基督教文化和基督教信仰者略有了解的人,都清楚那是不值一驳的谎言。拳匪疯狂屠戮的并不限于外国传教士和教民;死在他们屠刀之下的绝大多数都是普通的民众、官绅。仅在北京一地拳匪就屠杀了十几万人。拳匪的草菅人命、滥杀无辜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拳匪在路上遇见穿制服的学生,指为汉奸、乱刀砍死的不计其数。戴眼镜、携铅笔、用火柴、打洋伞、穿洋袜,都可招致杀身之祸;家里藏有洋烟、洋书,更是祸及满门。

诛杀“一龙,二虎,三百羊”(一龙:光绪帝;二虎:庆王奕劻和李鸿章;三百羊:三百清廷官员)是拳匪肃清政府中二毛子的“宏图”。他们认为清政府官员中只有十八人可以免杀,其余皆不可留。拳匪的这个“非常之事”,原定在毁灭北京的外国公使馆、杀尽洋人之后即付诸实行。是八国联军粉碎了他们的图谋。

清军也不甘后人。时人记述:7月15日北京前门内:“由棋盘街东廓起,东郊民巷、东城根、御河桥,皇城根、东单牌楼,王府井一带,官民住宅铺户货产,俱被武卫各军枪击火焚……”。火烧翰林院更是甘军的“杰作”,乃自焚祖典、自践古籍、自毀神圣殿堂之举。八月十四日联军破京,董福祥纵兵大掠;出彰仪门而西,董个人就发了上百万银子的财。

八国联军称不上是仁义之师,联军中也不是没有扰民的败类(或出于复仇心理,或违反军规、军记)。但是历史清楚地证明了:是八国联军平息了拳匪的大屠杀、大破坏,结束了中国近代史上一场罕见的浩劫;是八国联军解救了各国的外交官、传教士和千千万万的中国基督徒,同时解救了水深火热之中的中国北方民众。八国联军不是中国社会秩序、民众和平生活的破坏者;刚好相反,他们是中国社会秩序、民众和平生活的恢复者。

(七)八国联军占领天津时对城市的现代化民主管理,在中国历史上不仅空前,而且绝后。

八国联军对中国城市的占领是临时的,今后撤军“走人”毫无疑义,但是他们对城市管理并未掉以轻心;他们把西方国家现代化的城市管理和民主作风搬到了中国。这里仅以天津为例。

联军攻占天津后成立了临时军政府;入乡随俗,取名“天津都统衙门”。此衙门完全不同于中国历史上的任何衙门;手握大权的不是一言九鼎的衙门主官,而是市府委员会(相当于市议会)。从1900年7月30日成立,到1902年8月15日解散,委员会一共召开了329次会议,4次特别会议,平均每两三天开一次会。会议讨论通过的所有议案、制定的各项法规、法令以法文(国际上最权威的法律用语)作详细记录。两年下来,会议记录汇编为几大本的《天津临时政府会议纪要》。在清政府收回天津治理权时,会议纪要作为法律文件移交给清政府。

天津临时政府发布的第1号“告谕”向民众保证,要“清理地方,保全善良”。首先是整顿治安,恢复秩序,清除匪患,保障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为了收拾庚子之乱遗留下来的烂摊子,还有两项当务之急。一是采取卫生防疫措施,防止拳匪大屠杀后死尸狼藉、遍地哀鸿之中可能爆发的瘟疫;二是“采取防止本地人发生饥馑的措施“,就是说,在战乱之中不能让老百姓饿肚子。

即使面对军事需要,这个战时军政府也不会侵犯民众的财产权,不会任意损害民众的福祉。其时英国占领军司令坎贝尔(Lorne Campbell)将军要求都统衙门在市区东南军械所附近设置一个靶场。将军得到的答复是:“如不付给房主赔偿费,本委员会无法让居住在那一带的居民搬迁”(委员会第81次会议第2项,1900年12月12日)。

在战局稳定之后,临时政府掀起了天津开埠以来第一次现代化改造的浪潮。临时政府主导了天津的基础设施建设,如将城墙拆除建造公路,在新修的马路上铺设电车道、安装电灯等等。按照国人的惯性思维,外国占领军的这些作为简直是“吃饱了撑的”。他们是在敌国的土地上,既无拚政绩、图升官的驱动,亦无饱私囊、搂钱财的利诱,所为何来呢?

进行天津的开发建设,涉及大量的民房拆迁工作。在八国联军治下,拆迁工作是如何进行的呢?这里以修建一条沿河公路涉及的动迁为例。

临时政府委员会第73次会议专门讨论了此次拆迁的征用费问题。委员会责成公共工程局局长、丹麦工程师林德(Linde, A. de)就沿河房屋提出估价报告;该报告完成后,由司法部长、司库和中文秘书组成的小组委员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后,报告提交给市府委员会。市府提前一个月发出公文告示,通知涉拆迁的居民。居民有意见、要求尽管提出来,由市府进行审议。市府绝无隐瞒、强横之举。每个拆迁户均得到三方面的补偿。一是房价补偿,按委员会综合专家分析确认后的房价执行。二是宅基地皮,均以每亩75两支付征用费(相当于五品官一年的俸禄)。三是在市内迁居地区免费划拨同等面积的宅基地。

房产制图造册,统一由临时政府召集房主、地保与相关人员到场造册存底,一式两份。拆迁户的补偿银两,由临时政府的下属部门在预定时间统一发放。

八国联军主导的房屋拆迁如此公平、廉洁、透明、利民,会不会令今人羡慕呢?

八国联军攻打北京,老百姓为何纷纷给八国联军带路,运粮食,搬梯子,还帮助洋人攻城呢?

八国联军进攻紫禁城的时候 百姓为何帮助联军运粮食搬梯子 第2张

八国联军侵华,是中华民族近代史上最大的耻辱之一。4亿国人被区区的2万外夷当众侮辱,满清当权者更是无耻的弃皇城而逃。紧接着皇室贵族、满清大兵、义和团纷纷作鸟兽散,留下了一群目光呆滞,穿着长袍的满清百姓。

于是,奇怪的现象出现了!这些没有四散的老百姓并没有拼死抵抗,反而是成了八国联军的带路党、运粮队。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当联军烧杀抢掠之后,居然还有清朝官员当面送上锦旗,以示感谢。注意:千万不要和当今社会产生任何的联想,否则你就应该被拉出去枪毙十分钟!
洋人攻城,老百姓扶梯子,其实也不复杂,是当时社会的正常现象。我们以北京为例,八国联军打来之前,洋人传教士在这里有什么恶行?显然,没有什么太大的恶行,顶多是罩着教民在司法诉讼上占一些便宜。

 

试问,洋鬼子有义和团坏吗?老百姓应该去保护这种人吗?

好多人的疑问接踵而至,为什么呀?他们不爱国吗?是汉奸吗?其实都不是,请往下看。

慈禧的“硬气”,直接造成了八国联军的侵华,当时慈禧想要废掉光绪皇帝,而列国使馆纷纷反对,慈禧觉得洋鬼子太嚣张了,敢公然干涉中国内政,于是慈禧决定要教训一下洋鬼子,为此还杀了几个主张议和的官员!此时的慈禧确实有“骨气”!

圣旨中说:“与其苟且图存,贻羞万古,孰若大张挞伐,一决雌雄。”便气势汹汹的向11国宣战。

结果清军2个月硬是没有攻下一个使馆,最后还被联军打到北京。慈禧“硬气”全无,只好化妆一番带领光绪仓皇出逃。后来还惊慌失措的来了一句:“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

瞬间有“硬气”的老佛爷变成了无耻的泼妇,如此的满清当权者,如何让人们为她拼死抵抗?

首先,满清末期最根本的问题是种族矛盾,即中国人与满清鞑虏的民族矛盾,表现在直观上,就是中国百姓与满清权贵之间的矛盾问题。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可以看看清政府的喊出的口号:“宁与友邦,不予家奴”“汉人兴,满清亡”等等。

此时的百姓已被完全的征服,满清权贵是以殖民者的心态来进行统治的,杀到你臣服。孙中山喊出百姓的心声“驱逐鞑虏,恢复中华”这就是当时国人的心愿。当八国联军打到北京!此时的老百姓内心是无比激动的,他们巴不得推翻满清的统治,希望尽早结束这种屈辱的统治!

其次,满清末期,清王朝与老百姓之间的关系十分独特“国不知有民,民就不知有国。”

这种关系在第二次鸦片战争时期,就已经充分的体现出来了。英法联军与清军交战,围观的数万百姓呈现出吃瓜群众的观战状态。在清军败退时,他们甚至还接连发出嘘声和万岁,伟大,正义等口号!场面令人吃惊!

晚清八国联军进北京 部分群众争做“带路党”

当时满清政府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天下的老百姓早已是民不聊生了。因此很多老百姓对于满清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感情而言,更多的是期待着能改朝换代!好奇或者顺手牵羊等等目的,就有了为八国联军运梯子,送武器的情形。

孙中山先生说“驱逐鞑虏,”满清政府是老百姓要驱逐的对象,满清上至皇亲下至旗人,都跑的一个不剩!(和现在去美国的二代一样)你要求汉人去拼死保卫满清的国家?这显然很不现实。你在此时和食不果腹的老百姓谈什么国家观念?什么爱国情怀?明显是在扯淡。

老百姓只知道这是满清的政府、满清的国家,你逃跑的时候也没喊我呀!抵抗的事与我无关。八国联军打的是你满清,你要我去当炮灰,我不傻。

满清从来不把老百姓当人看待!因此,国不知有民,则民不知有国。

老百姓袖手旁观或是帮忙。你能说他们是汉奸吗?可他们没有出卖汉族人民。你能说他们卖国吗?可满清并不是汉人的江山。你能说他们麻木吗?他们确实麻木,不过是被满清修理的麻木不仁!

当然,看热闹的不止是老百姓,义和团也是吃瓜群众之一。

晚清八国联军进北京 部分群众争做“带路党”

八国联军在进攻天津时,直隶提督聂士成向义和团求援。而义和团却眼睁睁的看着清军与洋人肉搏。在清军败退后,天津义和团第一个先跑。不但如此,义和团还趁火打劫清军,原因是为了报与聂士成的仇。聂士成在听闻全家被义和团抄了时,平静的战至全身破碎而亡。义和团不但恨洋人,更恨满清政府。

如果一个政权只为少数人谋利益,于大多数人生死而不顾,那这样的政权在少数人眼里就是傀儡,任其摆布!在大多数人的心里就是死敌,欲其推翻。

爱国与爱政权不是一回事,如果美国针对的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个政权的话。与人民何关?自强不息才有出路,依靠外力达到目的也将会成为美国的附庸。当然,对内对自己人民极权的政权终将会被人民所抛弃,而且人民不会在乎谁来终结它!现在的伊朗人希望美国和伊朗开战,借美国人的手帮助他们消灭腐败无能的神棍集团,自一九七八年伊斯兰革命以来,伊朗人民的生活如同过山车,当年的伊朗德黑兰有中东小巴黎之称,酒吧,歌舞厅,麦当劳,等星罗棋布,人民特别是妇女可以穿各种奇装异服,革命以后,伊朗人民上了伊朗神棍的当,使用游行示威,暴力等推翻了自己的国王,然后一切都没有了,所有的娱乐场所都没有了,妇女所有的权利都被剥夺,妇女出门必须带面纱,受教育权,选举权都没有了!

再加上神棍的无知者无畏,扣留美国大使馆人质,打着反美,仇美的旗号,终于受到了美国的反制,经济是每况愈下,为了和伊拉克争夺伊斯兰老大的地位,两伊战争打了八年,把巴列维余下的家产都打没有了,在国家经济崩溃的情况下,对外支持恐怖分子,对内穷兵黩武,研发核武器,导弹,疯狂镇压反对派,伊朗人民遇到了魔鬼,敢怒不敢言,物价上涨,货币贬值,生活更加困难,早就希望美军打进来,消灭神棍,回归世俗化!

晚清八国联军进北京 部分群众争做“带路党”

人的信仰,除去政治家的豪言壮语之外,其实都是很渺小的,只要随欲就会而安。吃饱穿暖就会心安理得。至于发展,如果连最基本的条件保障都满足不了,那么人们的怨恨就会埋在心里,就会生根发芽,就会等待时机而发泄,等待时机而寄托,时间越长,积怨就会越多。

不难看出,八国联军侵略中国时,是当时政权的最没落时期,老百姓对政权的愤恨已经到了高峰,他们把发泄自己的愤恨都寄托于八国联军身上,是八国联军做了他们想做而没有敢做的事情。于是他们便纷纷成了八国联军的帮凶,其实这是当时情况下一个国家的悲哀,也是一个民族的悲哀,但他完完全全的暴露出了一个家天下政权的悲哀,于是,便出现了新文化运动。

这说明一个很浅显的哲理,一个不为大多数人谋利益的集团或政权,是得不到人民拥护的,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晚清八国联军进北京 部分群众争做“带路党”

事实也正是如此。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英军登陆后发生在三元里的抗击未能成为普遍现象,更多的是民众主动向侵略者出售牲畜、蔬菜、粮食。1860年,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周围有民众也加入了哄抢园内财物的行列。1900年八国联军攻打北京,身后有民众推车帮助运送物资给养;联军部队包围北京,又得民众指引从广渠门下的水道攻进城内。攀墙围攻皇宫,还有民众帮着架梯、扶梯。一幅令人印象深刻的照片,画面是当联军部队从广渠门下的水道鱼贯而入、一个一个顺土坡往上攀爬时,两侧有一群一群的中国人,揣着手站在那里,麻木地观看。这就是孙中山描述的状况:“四万万中国人,一盘散沙而已。”

八国联军士兵和妓女图片

 

Leave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