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本站首页 | 本站更多新闻 | 本站中心论坛 中共党史论坛

大揭秘: 中共怎样对各国政客设“甜蜜陷阱”?美国体制内政客如何沦为华盛顿沼泽?

最近媒体披露的中共间谍方芳(Christine Fang)通过至少与两名美国市长发展恋爱或性关系,以获取情报的事件引起美国民众关注。这也表明很多美国人还不知道“美人计”是中共惯用伎俩。

实际上美人计只是中共对付各国政客的大型武器库中的一种武器,中共将情报收集与政治影响相结合的策略,对另一个国家可以造成毁灭性影响。
中共广泛使用美人计

对美国人来说,美人计听起来好像是好莱坞间谍电影,其实它是中共广泛使用的一种成熟间谍策略。专家表示,美国不同权势地位的政客、情报界人士、国会议员都是首要目标。而且因为这类事情的敏感性,相信很多事件都未公开报导。

Axios报导的方芳事件是少数公开披露的间谍事件之一。虽然她本人不太可能收到或传递机密信息,但据信她成功地将“不知情的副手”安插到国会议员斯瓦韦尔(Eric Swalwell)的办公室。而且她还收集了很多美国官员的私人信息。

兰德公司高级国际防务研究员蒂莫西‧希思(Timothy Heath)告诉大纪元,“我们知道这是中国(中共)情报机构使用的一种策略,用于获取情报和政治影响力。而且它可能还有更广泛用途。”

希思曾担任美国太平洋司令部中国战略焦点小组的高级分析师。他继续说道,“我听说美国学者和其他访问过中国的人,都碰到过被年轻有魅力女人主动接触。”这些美国人都被情报部门提醒过要注意,“例如,中共特工可能会利用美人计引诱美国官员提供敏感信息。然后中共特工会转过身来勒索受害者,以获得更多信息。”

虽然无法确定到底有多少美国人中计,但据一位前国防情报人员告诉福克斯新闻,如果没有数千人,至少也有几百人。

2011年韩国当局透露了一个案子,一个叫邓新敏的女人与十多名在中国工作的韩国外交官发生了关系,获取了关键情报。

然而即使提前警告,有人还是会落入陷阱,几乎是防不胜防。


食物中加料 酒店特制房间

十多年前,伦敦前副市长伊恩‧克莱门特(Ian Clement)曾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向公众发出警告。

2008年,克莱门特以伦敦副市长身份前往北京参加奥运会前,收到英国情报部门的通报。他说情报部门警告他中共特务经常利用女人引诱男人上床获取情报,“我丝毫没有想到自己会上当”克莱门特后来告诉《镜报》。

克莱门特说,在一次聚会上他确实碰到一个有吸引力的女人,他怀疑是这个女人给他的酒中加了料。在他昏倒后,她翻遍了他的房间。“我在北京时,我用黑莓手机做规划和决策。我说的是很重大的、重要的决定,”他告诉该媒体,“它们(中共)想知道我在关注哪些企业。”

曾在中国担任公安局局长14年,又在中共司法系统工作5年的韩广生说,中国各地“都有指定给外国人住的酒店”。

“对于这些指定的酒店,有些房间有监控功能。”他告诉大纪元记者,“所以当某些有身份的客人入住时,就会被安排在这些房间里。”
情报收集结合政治影响

前美国高级情报官员、《中国情报行动》一书的作者尼古拉斯‧埃夫蒂米迪斯(Nicholas Eftimiades)告诉大纪元,方芳的行动“处理得非常漂亮”,她将情报收集和政治影响结合起来,这种策略对一个国家真的可以是毁灭性的。

埃夫蒂米迪斯说,国会议员有权接触机密信息,但不需要安全审查,几十年来,他们特别容易受到间谍活动的影响。

亨特‧拜登是又一例情报收集结合政治影响的案例。今年10月,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称,亨特‧拜登的一台笔记本电脑上有“敏感”材料,包括未成年女孩的照片。他说,中共已经看到了亨特的材料,美国人看到的一切,“中国(中共)已经看了很久”。

“如果中国(中共)政府没有这些照片,它们就不是真正的对手。”朱利安尼说。

据专注于政府诚信问题的研究人员西姆斯‧布鲁纳(Seamus Bruner)称,他获得了拜登夫妇及合伙人之间的电子邮件,亨特‧拜登被合伙人视为“通往政府的管道”。拜登夫妇则否认有任何违法行为。

国家情报局总监(DNI)约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12月3日在《华尔街日报》的一篇专栏文章中写道,今年“中国(中共)进行了大规模的影响活动,目标锁定几十名国会议员和国会助手。”

他写道:“我向参众两院情报委员会通报过,中国(中共)针对国会议员的频率是俄罗斯的6倍,是伊朗的12倍。”“这里泛指一般的影响力行动。”

“如果我可以从这个独特的有利位置向美国人民传达一件事,那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共)对当今美国构成了最大威胁,也是二战以来对全世界民主和自由的最大威胁。”拉特克利夫补充说。

责任编辑:林妍#

赵小兰父亲赵锡城是江泽民同学,在共产党帮助下生意越做越大,女婿成为国会共和党领袖

父亲是一代船王,著名慈善家,6个女儿全部毕业于常青藤,四位毕业于哈佛大学,还有一位是改写了历史的——美国首位华裔及亚裔人阁部长。

赵小兰的父亲与江泽民曾是校友
赵小兰的父亲与江泽民曾是校友

女婿们既有美国国会参议院领袖,也有Facebook大股东,沃尔玛,戴尔等大型集团董事。

这个中外赞颂的家族就是赵锡城,朱木兰和他们的六个女儿。

1928年,赵锡城出生于上海嘉定。日本侵华战后的第二年,赵锡城考入上海交通大学,结实了自己后来的贤妻,他心中最美丽最善良的女人。

1949年5月,赵锡城被派到船长叔叔的“天平轮”实习,刚刚出港,内战就打响了,赵锡城和天平轮都被困在了台湾。

02

思恋女友心切,只能在台湾寻找,祈祷着女友能追随到台湾寻他踪迹。

每天清晨,赵锡城满怀希望四处奔走,晚上又沮丧而归,次日清晨又继续反复,终于有天他在报纸上发现毕业生的名单里看到了朱木兰,并找到了同样也在寻找他的女友。

1951年,二人喜结连理,2年后有了第一个女儿——赵小兰。但父母还在大陆的另一边,杳无音讯。

03

而当时能回到大陆的唯一方式就是先到美国。赵锡城至少看到了希望,朱木兰也坚定地支持丈夫去寻他的父母。

1958年,赵锡城报名参加台湾考试院举办的甲级船长特种考试,不仅一举夺魁,还打破了“最年轻“”成绩最好“两个历史纪录,被台湾各大报纸争相刊登。

才刚夺魁,赵锡城就告别妻儿来到美国纽约。3年不分昼夜的努力,终于换来了一家三口的团聚。

1961,朱木兰带着8岁的女儿赵小兰跨越太平洋,在海上漂泊一个多月,与已等待3年之久的丈夫团聚。

在租来的简陋公寓里,一个贫困中国家庭开始了他们的美国梦。回忆当初,赵锡城几乎做遍了美国所有的粗活累活,才勉强维持住当时一家5口的温饱。

但这样的艰难岁月,却从骨子里从角落里都是温暖的。

赵小兰
赵小兰

04

1964年,赵锡城高分考入圣约翰大学MBA硕士学位,终于决定自立门户徒手创业,成立一家没有船的中间人航运公司——福茂航运,并以长湖想象的速度崛起。

那时,赵锡城的第一个女儿赵小兰刚刚走出哈佛大学,在女儿的协助下,赵锡城尝试与美国银行谈贷款扩大生意,并向日本成功订购到了三艘1.7万吨大型货轮,福茂航运逐渐开始在国际航运崭露头角。

到20世纪90年代,福茂公司已是美国航运界最大的航运企业之一,赵锡城更是赢得了华人船王的美誉。

而一直在背后默默支撑他的妻子,朱木兰,一边在悉心照顾全家生活,一边又在努力进修,50多岁还考取了美国大学亚洲语言和文学硕士学位。

05

赵锡城和朱木兰的6个女儿,也被称为“赵氏六朵金花“。

大女儿赵小兰是美国首位华人内阁部长,伞女儿赵小美曾为纽约州消费者保护厅厅长,是该州历史上第一位华裔州政级主管。

死女儿赵小甫曾出任美国通用电气高级副总裁,小女儿赵安吉现在是赵锡城的接班人,其他两个女儿毕业后也都是大公司工作,女婿们均为能人贤士,可谓是满门俊杰。

美国运输部长赵小兰

赵家对于下一代的培养备受中外各界推崇,爱而不骄,严而不苛,因材施教,勤俭独立。

赵锡城夫妇和他的六个女儿们,不仅在商界政界建树颇丰,更为中外友好交流充当了关键桥梁。

为表达对赵锡城一家的尊敬,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亲自手书“积善之家,必有余庆“八个大字,赠与赵锡城。

美国华裔部长赵小兰遭查被指利用职位为家族谋利

据美媒报道,美国国会众议院监督委员会正在调查美国华裔交通部长赵小兰是否不当地为自己或她家族的航运公司谋取利益。

报道称,两位民主党领导人给赵小兰写了一封信,要求她提供与总部位于纽约的福茂集团有关的文件和通讯记录。福茂集团由赵小兰的父亲赵锡成创办,在中国拥有大量运输业务。

“联邦法律禁止联邦雇员利用他们的公职‘谋取朋友、亲戚或以非政府身份与雇员有联系的人的私人利益’。”民主党人在给赵小兰的信中写道,这封信长达七页。

据《纽约时报》和新闻网站“政治”报道,赵小兰可能利用她的职位为福茂集团谋利,增加公司的影响力和地位。赵小兰对此进行了否认。

相关报道称,赵小兰与父亲赵锡成一起出现在至少十几家采访中,其中很多采访都使用了美国交通部的官方印章。

指责赵小兰的议员们说,赵锡成吹嘘赵小兰在美国政府的影响力,并吹嘘自己可以在空军一号上接近特朗普。

美媒报道称,根据美国政府披露的信息,赵小兰和她的丈夫、肯塔基州共和党参议员、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从赵锡成那里收到了数百万美元的礼物。据报道,麦康奈尔还从赵小兰的家族收到了100多万美元的竞选捐款,其中包括赵锡成和赵小兰的妹妹、福茂集团首席执行官赵安吉。

这不是赵小兰第一次遭到有关的质疑。

当时赵小兰回应称,自己的家人都是“爱国的美国人”,对美国“贡献良多”,是“美国梦的体现”。

Posted in 中美官场黑暗

相关新闻

首页 论坛 大揭秘: 中共怎样对各国政客设“甜蜜陷阱”?美国体制内政客如何沦为华盛顿沼泽?

  • 该话题包含 1个回复,有 2个参与人,并且由steve Wong4月前 最后一次更新。
正在查看 1 条回复
  • 作者
    帖子
    • #252
      ChinaNewsCenter
      管理员

          最近媒体披露的中共间谍方芳(Christine Fang)通过至少与两名美国市长发展恋爱或性关系,以获取情报的事件引起美国民众关注。这也表明很多美国人还不知道“美人计”是中共惯用伎俩。 实际上美人计只是中共对付各国政客的大型武器库中的一种武器,中共将情报收集与政治影响相结合的策略,对另一个国家可以造
          [See the full post at: 大揭秘: 中共怎样对各国政客设“甜蜜陷阱”?美国体制内政客如何沦为华盛顿沼泽?]

          大揭秘: 中共怎样对各国政客设“甜蜜陷阱”?美国体制内政客如何沦为华盛顿沼泽?

        • #255
          steve Wong
          参与者

              忽略了最主要的,中共行贿技术炉火纯青

          正在查看 1 条回复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