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观一致将取代血缘关系,成为新的人际纽带

我们在网上经常见到这样的场景:一旦观点不同,双方就会互相攻击,甚至谩骂。“你胡说!”“你放屁!”“x尼玛的!”……

先不说这些,就是面对我们的家人,你是否遇到过跟他们无法讲理的时候?

比如,疫情爆发以来的这一年多。有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你觉得应该适当放松管控、恢复生产,而家人却觉得人命关天,必须严控。你认为应该给企业更多生产和经营自由,而家人却觉得资本家就会剥削人,必须管紧一点。

你苦口婆心地劝导,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但是他们不但不信服你讲的道理,而且不跟你讲道理,甚至会对你恶言相向?

一个网友在跟妹妹聊天时表达了对各种干预政策的不满,也表明了自己的自由主义倾向,他的妹妹用“特殊国情论”和“与时俱进论”反驳了他的“谬论”之后,竟然说出了“你别天天喊着你多冤屈,你那仨瓜俩枣没人点击”这样的话。这可是亲人呀。何苦说这么难听的话。

我自己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两年前的某一天,我爸跟我聊天,说到赚钱的事情,他突然说了一句:“以你现在的思想观念,根本赚不到钱。”他的意思是,我的观念跟主流差异很大,所以赚不到钱。他为什么会这样说?我可是他的儿子啊。他心里肯定是爱我的,却说出了这样的话。

有人说,家不是讲理的地方,要讲情感。

情感的确是家庭的基础。但是,除了情感,家庭关系也是包含着利益和认知的。

古人说“慈父不能爱无益之子”。苏秦混得不好时,即使他的家人也是鄙视他的。等他得到高位了,他的嫂子就异常客气,前倨而后恭。

因为认知不同,人们看重的东西就不同,时间偏好也不同,矛盾就难免。

除了最亲的家人,亲戚之间也是如此。

朋友老王告诉我:我表姐只比我大十几天。我们是一起长大的,我们原来关系特别好。后来,我们的认知差别越来越大。她喜欢听樊登读书的音频,买了樊登的会员。这还好,樊登还能推荐一些中等层次的书。几天之前,我们的小表弟过生日。她说:“送你个礼物吧。”我开玩笑地说:“我也要一个。”她回了一句:“你写一篇夸卢克文的文章吧。”(前些天,她转了卢克文的文章,我随后转了我的文《跪舔恐怖分子的卢克文,请你做个人吧!》。)于是我回复说:“夸这个骗子?我写不出。”

过去,人们重视亲戚关系。因为以前的社会比较封闭,亲戚们有着血浓于水的血缘关系,生活在相近的地区,有着相似的处境,大概率也有相近的思想观念。

但随着社会的进步、环境的复杂化,亲戚们不在一个地方生活了,有在农村的,有去城里的,有的北方的,有在南方的;见识高低也不同了。

慢慢地,亲戚群就越来越聊不到一起了。

婚丧嫁娶

过去,婚丧嫁娶都需要亲戚的帮忙,现在,人都不在一起,而且许多工作都可以花钱请人来办了。亲戚间不再像过去那样互相需要(甚至到了互相依赖的程度),如果观念差别特别大,关系自然会越来越淡。

其实,这种现象完全可以扩展到那些与我们有过共同经历的人,比如同学、同事,道理也是一样的。

从学校毕业后,许多同学之间就不再互相联系了,因为双方没有共同点,没有相近的价值观。

不在一个公司工作后,许多同事也不联系了,能成为朋友的同事非常少。

找对象也是这样。且不说有没有浪漫的爱情,夫妻之间要有话说,最好观念也能接近,就算观念有差异,双方都要讲道理,能够沟通。这是组建和谐家庭的基础条件。

找商业合作伙伴也是这样,价值观毕竟接近。比如,你想做市场项目,你的伙伴想争取政府补贴;你想诚实经营,你的伙伴想投机取巧。那么你们的合作就很容易出裂缝,就很难长期持续。

跟家人、亲戚、同学等相比,网友之间的交往是最自由的,双方没有过去关系的羁绊和负担,能聊得来则合,不能聊到一起则散。观念接近,能够互相启发,是能够聊得来的基础。

前一段时间网络上流传着这样一个段子:“互联网的作用,原本是为了让井底之蛙开一开眼界,认识一下井口以外的世界。可是,结果发现:成千上万只井底之蛙通过了互联网互相认识、互相认同、互相肯定,并通过长期的交流之后达成共识:认为世界确实只有井口那么大。”

井底之蛙

这种貌似也是三观一致,但是他们的一致就像天地会的徐天川和沐王府的白氏兄弟的一致,前一秒钟还在感叹相识恨晚,后一秒钟就开始了你死我活的争斗。

印度经济学家阿玛蒂亚·森说过一句话:“考察一个人的判断力,主要考察他信息来源的多样性。有无数的可怜人,长期生活在单一的信息里,而且是一种完全被扭曲的,颠倒的信息。这是导致人们愚昧且自信的最大原因。”

一个合格的现代人,一定是认可自由的价值的,一定是讲道理、讲逻辑的,能够被坚实的证据所说服的;而不是事事都要求别人给安排的巨婴,不是胡搅蛮缠的俗人,不是满口污言秽语的粗人,更不是动辄告密的小人。

文明人会因为价值观的相通,产生感情上的相惜,灵魂上的共鸣,很自然地接近。

有时候,他们甚至会结成比血缘关系更加牢固的纽带。

各位朋友,如果你来自各行各业、各个不同文化区域的、三观接近的好友数量越来越多,这说明你已经走进了文明世界,是一个完全的文明人。

在强调观念重要性的同时,还有两点值得注意:第一,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个人,人和人的思想观念不可能完全一致。只能是接近,接近也就够了。

第二,谨防有些人以“三观一致”为理由对我们进行精神操控。他们惯用的手法是:先是迎合我们,再试图操控或者欺骗我们,我们必须小心这类人。

Leave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