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本站首页 | 本站更多新闻 | 本站中心论坛 中共党史论坛

中国核武专家赵楚自杀前将自己开发的核武关键数据吞进胃里销毁,使中国核武发展倒退20年

为什么美国航母敢肆无忌惮地开进中国东风战略核导弹的打击范围?因为美国情报部门获悉,中国基本没有自己的核弹制造能力,完全依赖从俄国进口一两枚充门面,属于事实上的无核国家。有的人可能觉得奇怪,“两弹一星”时,中国不是真的有原子弹和氢弹的吗?

那时候有,不代表现在还有,这事,还得从文革说起。造核弹,最关键的核心技术需要攻克一个无比复杂的函数方程。这个方程是由邓稼先最优秀的弟子,名不见经传的研究员赵楚攻克的,由于方程过于复杂,只有赵楚一个人会算,为了方便别人使用,他做了一份好几页的多元函数对照表,造每一颗核弹需要的最关键数据,都要从表上查阅。

为了保密起见,这份表只有独一份,藏在大西北荒漠深处某核弹工程基地的一间密室里。可是文革开始后,为新中国造核弹立下汗马功劳的知识分子们被当作右派打倒,遭到了非人的侮辱和折磨,科研工作也停滞了。

赵楚邓稼先
赵楚邓稼先

1969年春节前,研究员赵楚遭到纠斗后,被造反派锁进了存放那份关键函数表的密室。三天过去了,他吃不到一粒米,喝不到一滴水,靠喝自己的尿熬过了三天。

除夕的夜里,被遗忘在密室里的赵楚再也无法忍受饥饿的煎熬,他对这个国家绝望了。他用颤抖的手撕下了那份函数表,塞进了嘴里,吞进了胃里然后咬牙用钢笔尖挑开了自己的动脉……

赵楚带着对这个国家无比的爱和恨去了,他的导师邓稼先悲痛欲绝,将建立那个关键的函数方程所需的一切资料折成纸钱,在赵楚的坟前焚毁了。

那时候,所有资料都是印在纸上的,没有电脑,也没有U盘,于是,中国造核弹最关键的知识,在这场10年浩劫中失传了。

1986年,邓稼先去世前,中央派去的干部焦急的立在他的床头,几乎以哀求的声调说:老邓同志,看在国家和人民的份上,您就重建那个函数方程吧。

邓稼先和杨振宁
邓稼先和杨振宁

 

邓稼先紧闭着眼睛,用轻缓却坚定的声音说:我闭上眼睛,就看到赵楚的血,他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让毁灭性的力量掌握在不该掌握它的势力手中,对人类是一种犯罪……阖然长逝。

中国的核弹技术就这么失传了。80年代以后,中国再无法自己制造核弹,所有核试验都只能用之前的存货,90年代中期,中国进行了最后一次核试验,从此再没有核弹可以作试验。

96年台海危机,李登辉一针见血的指出:中国的飞弹全是空包弹!核弹耗尽后,中国也曾向俄罗斯购买退役的核弹,为此受制于人,1999年与俄国签订的协约中不得不放弃北方大片争议领土……现在的东风21,东风31,都是空钢管罢了,就像古代作疑兵之计时插在山上的旌旗一样,是用来虚张声势,吓退敌人的。

邓稼先晚年醒悟:让中共掌握两弹一星是对人类的犯罪

可怕的真相: 中国基本没有自己的核弹制造能力

为什么美国航母敢肆无忌惮地开进中国东风战略核导弹的打击范围?因为美国情报部门获悉,中国基本没有自己的核弹制造能力,完全依赖从俄国进口一两枚充门面,属于事实上的无核国家。有的人可能觉得奇怪,“两弹一星”时,中国不是真的有原子弹和氢弹的吗?

那时候有,不代表现在还有,这事,还得从文革说起。造核弹,最关键的核心技术需要攻克一个无比复杂的函数方程。这个方程是由邓稼先最优秀的弟子,名不见经传的研究员赵楚攻克的,由于方程过于复杂,只有赵楚一个人会算,为了方便别人使用,他做了一份好几页的多元函数对照表,造每一颗核弹需要的最关键数据,都要从表上查阅。为了保密起见,这份表只有独一份,藏在大西北荒漠深处某核弹工程基地的一间密室里。可是文革开始后,为新中国造核弹立下汗马功劳的知识分子们被当作右派打倒,遭到了非人的侮辱和折磨,科研工作也停滞了。

1969年春节前,研究员赵楚遭到纠斗后,被造反派锁进了存放那份关键函数表的密室。三天过去了,他吃不到一粒米,喝不到一滴水,靠喝自己的尿熬过了三天。除夕的夜里,被遗忘在密室里的赵楚再也无法忍受饥饿的煎熬,他对这个国家绝望了。他用颤抖的手撕下了那份函数表,塞进了嘴里,吞进了胃里,在短暂的一刻,饥饿得到了缓解。

 

在吞食异物造成的胃绞痛袭来之前,赵楚咬牙用钢笔尖挑开了自己的动脉……赵楚带着对这个国家无比的爱和恨去了,他的导师邓稼先悲痛欲绝,将建立那个关键的函数方程所需的一切资料折成纸钱,在赵楚的坟前焚毁了。那时候,所有资料都是印在纸上的,没有电脑,也没有U盘,于是,中国造核弹最关键的知识,在这场10年浩劫中失传了。

1986年,邓稼先去世前,中央派去的干部焦急的立在他的床头,几乎以哀求的声调说:老邓同志,看在国家和人民的份上,您就重建那个函数方程吧。邓稼先紧闭着眼睛,用轻缓却坚定的声音说:我闭上眼睛,就看到赵楚的血,他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让毁灭性的力量掌握在不该掌握它的势力手中,对人类是一种犯罪……阖然长逝。中国的核弹技术就这么失传了。

80年代以后,中国再无法自己制造核弹,所有核试验都只能用之前的存货,90年代中期,中国进行了最后一次核试验,从此再没有核弹可以作试验。96年台海危机,李登辉一针见血的指出:中国的飞弹全是空包弹!核弹耗尽后,中国也曾向俄罗斯购买退役的核弹,为此受制于人,1999年与俄国签订的协约中不得不放弃北方大片争议领土……现在的东风21,东风31,都是空钢管罢了,就像古代作疑兵之计时插在山上的旌旗一样,是用来虚张声势,吓退敌人的。《博客》

导弹与航太材料专家姚桐斌被活活打死

姚桐斌,是著名的导弹和航太材料与工艺技术专家,中国导弹与航太材料、工艺技术研究所的主要创建者之一。早年曾赴英国伯明罕大学工业冶金系留学,1951年获博士学位。1954年赴联邦德国亚亨工业大学冶金系铸造研究室任研究员兼教授助理。

在英国留学期间,姚桐斌参加了中共地下党组建的“中国科学者协会英国分会”和“中国留英学生总会”。在德国工作期间,他受中共的宣传影响,在瑞士加入了中共。1957年底他选择了回国,曾先后担任国防部第五研究院一分院材料研究室研究员、主任,材料研究所所长,主要研制火箭材料和工艺。那时的他充满了为国家做贡献的豪情。

凭借着姚桐斌等人扎实的学术功底和不断的努力,从1961年到1964年,该研究所共开展了500余项课题研究和技术攻关,取得了一大批科研成果,打破了苏联等其它国家对中共的技术封锁,让正与苏联交恶的中共欣喜不已。20世纪80年代曾做过一个统计,当年姚桐斌主持提出的预先研究课题,约80%已用在了火箭开发上。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两耳不闻天下事,一心一意听中共的话,为技术进步不懈努力的专家,却在其所尊崇的“毛太阳”发动的文革中被活活打死。

文革开始不久,从国外归来的姚桐斌就被批判和批斗。据其夫人彭洁清回忆,1968年6月8日,是个星期六,她急急忙忙离开学校回家。当她刚上楼,家门就打开了,保姆告诉她一个噩耗:姚桐斌被打死了。她顿时感到一阵眩晕,站在门外一动不动,任由手袋掉在地上。三个惊恐的孩子跑过来将她拉进了家门,并哭成了一团。

这时她看到姚桐斌“直挺挺地躺在沙发上,白衬衫血迹斑斑,灰裤子上也是污血和脏土。由于他个子高,两只脚伸在长沙发的扶手上,一只脚穿着袜子和布鞋,另一只脚光着,没有鞋袜。头在沙发另一端的扶手上,玳瑁眼镜不见了,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如此惨烈的场景,让她肝胆欲裂。

原来,当天一群红卫兵闯进了姚桐斌家,先是打了他一顿耳光,接着将他连拖带推地架下楼去,进行毒打。“一个家伙一面狠狠地踢桐斌的会阴部,一面歇斯底里地嚎叫着,他的吼声引来了更多的暴徒。这时有两个暴徒举起钢棍,向姚桐斌的头部猛击,鲜血立刻冒出,他倒下了”。这群暴徒并未甘休,继续将其拖到他们的“总部”。待他们发现人已不行,又赶快送回了其家楼前的人行道上。

姚桐斌的邻居和保姆赶快将其送到医院抢救,却被拒绝医治。邻居和保姆只得将其抬回了家。由于他头部几处受重伤,最终惨死在家中,时年46岁。据悉,操纵这起恶性事件的当权派们并未受到追究。

文革结束后的1978年,中共授予了姚桐斌“烈士”称号,人已经死了,这样的“荣誉”又有什么用呢?

核子物理学家邓稼先夫妇被批斗 三姐自杀

提起邓稼先的名字,很多人马上会将其与核子试验联系在一起。毕业于西南联合大学的邓稼先,于1948年赴美国留学并获物理学博士学位。1950年回国,1956年加入中共。曾任核工业部第九研究院副院长、院长,核工业部科委副主任等,负责原子弹、氢弹的研制,其领导完成了原子弹的理论方案,并参与指导核子试验的爆轰模拟试验。生前共参与了32次核子试验,其中亲自去罗布泊指挥试验就达15次。因为缺乏必要的防护,长期受辐射伤害的他,最终患直肠癌去世。

文革中,邓稼先及其家人同样没能避免厄运。邓稼先的夫人、北京医学院的教授许鹿希,先是被打成彭真、刘仁“黑市委”的“黑帮分子”,贴大字报的浆糊弄了她一身,使她精神几乎崩溃。当时邓稼先不见妻子回家,就到北京医学院寻找。当他看到妻子被批斗后的惨景,心都快碎了。

其后,邓稼先甚为敬重的三姐,因忍受不了造反派无休止的折磨,选择了自杀。

1971年,文革狂风侵袭九院,邓稼先、于敏、赵九章等人也被集中到青海基地遭受批斗。许鹿希说,那时“四人帮”有个计划,要把搞核武器的人打掉。当时有个口号: “会英文的就是美国特务,会俄文的就是苏联特务”,可见迫害之烈。其后,因杨振宁从美国来访,中共将邓稼先放回了北京。

这里还要说一说邓稼先最优秀的弟子、名不见经传的研究员赵楚。网上有帖子披露,核弹最关键的核心技术需要攻克一个无比复杂的函数方程,而攻克这个方程式的正是赵楚。由于方程过于复杂,只有赵楚一个人会算,为了方便别人使用,他做了一份好几页的多元函数对照表,造每一颗核弹需要的最关键资料,都要从表上查阅。为了保密起见,这份表只有一份,收藏在大西北荒漠深处某核弹工程基地的一间密室里。

文革爆发后的1969年,赵楚遭到批斗,并被造反派锁进了存放那份关键函数表的密室。三天,吃不到一粒米,喝不到一滴水的赵楚,决然将那份独一无二的函数表,吞进了胃里,随后咬牙用钢笔尖挑开了自己的动脉自杀。

邓稼先闻听后,悲痛欲绝,将建立那个关键的函数方程所需的一切资料折成纸钱,在赵楚的坟前焚毁。也就是从那时起,中共制造核弹最关键的部分失传了。

1986年邓稼先去世前,中央派去的干部焦急地立在他的床头,几乎以哀求的口气求他重建函数方程。邓稼先的回复是:我闭上眼睛,就看到赵楚的血,他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让毁灭性的力量掌握在不该掌握它的势力手中,对人类是一种犯罪。这样的晚醒悟已经太迟了。

Posted in 抗共义士, 文革纪念馆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